在特斯拉风波中,上海车展开启了智能汽车的战国争雄

发表于: 2021.04.22
   

可能没有人会料想到,这一届上海车展的风头,会被特斯拉风波掩盖。个中缘由,我们无从评说。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如果产品质量有问题,那就应该维权和上诉,我们支持用户走法律途径。

但真正为舆论加了一把火的,是特斯拉公司全球副总裁陶琳的回应——特斯拉不可能妥协,更不会和自媒体合作。这个回应,至少有两方面的问题——她忽略了在公共传播中,受众天然的对于弱者的同情和声援,以及把自媒体当做对立面的连锁反应。

△特斯拉声明

连马斯克现在都出落到祝贺蔚来斩获十万加,而陶琳也转发马斯克微博表示:“无论是蔚来的十万辆车下线,还是小米官宣造车,都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加速燃油车向新能源车的转变,期待更多同行者。”居然这么快就忘了马斯克的气度和格局,陶琳的回应确实显得不够高明和得体。

特斯拉的“傲慢”,其实“翻译”过来有这么三个意思:

  • 特斯拉用产品力说话,不在PR战术里消耗,也不会像传统车企一样请媒体坐头等舱;
  • 特斯拉不是像iPhone一样的电子快销品,所以需要不同的媒体策略;(参看《为何大众刚宣布做电动车,特斯拉就成了靶子?》)
  • 时代需要特斯拉这样的标杆企业;

抛开这些风波和插曲,我们认为这一届的上海车展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届车展。它的内涵和外延,本应该得到更多的阐释和延展。至少可以从这几个方面来理解这一届车展的历史地位。

01

这是车企真正转向电车的元年

虽然这一届车展,因为特斯拉风波,带上了一抹吃瓜的色彩。但我们必须清醒的意识到,这是真正具有革命性的一届车展。

几乎所有的车企都转向了电车时代。那些还没有来得及转向电车时代的车企,可能都会在不久的将来逐渐会被时代遗忘或淘汰。这种转向,突破了之前传统车企游移不定观望的临界点。这一方面有全球政策和趋势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在于整个行业需要新的变革的共识已经形成。

△新能源汽车

原来的传统车企和自动驾驶对垒的局面,其实是不出手,就不会输,更何况造车新势力整体也都在爬坡。所以,传统车企可以用傲慢来掩盖自己基于成本和收益,甚至技术短板的复杂考量。但现在,传统车企对新能源汽车和自动驾驶表现出的不屑,有了通过同台对垒来检验的可能性。一旦大家都切入到同一个赛道,那么是骡子是马,一目了然。

第二,在车展上,我们见到了新的面孔——互联网企业成为了车展上特别主要的一部分,比如百度这样的互联网企业,也成了车展的一份子,更不要说其他已经宣布要造车的互联网企业。这就表明,汽车开始从纯硬件的事物,变成了硬件加软件的存在。硬件就指电车/新能源车,软件就是无人驾驶系统,这是划时代的变革。

△百度Apollo合作企业

电动化、智能化已经成为汽车产品共识。吉利极氪、上汽智己、上汽R、北汽极狐等老牌国产车企集中展示旗下电动汽车新品牌、新车型。国外汽车巨头也展示了自己在电动化方面的努力和成果,宝马展示了iX和i4纯电动车,奔驰则展示了EQA、EQB、EQS三款纯电车型,奥迪则带来了Concept Shanghai的纯电SUV概念车,这些都是传统车企大踏步向电动化进军的动作。和华为智造深度合作的赛力斯也在这次车展收获了足够的注意力。

△塞力斯

这个变革最大的意义在于,汽车将不再是一旦生产交付就基本一成不变的产品,而是会通过软件的版本迭代,不断地升级使用体验。

所以,今年对于汽车的发展的历史进程而言,毫无疑问是一个重要的转捩点,并且这也是汽车行业新产品纷纷落地的元年。而且,可以预见,未来新产品落地的速度也会加速。

02

能否再现智能手机开启的“战国时代”的图景

汽车,这个典型的传统制造业,正在迎来新的“战国时代”。当传统的汽车工程师们还在研究如何制造出更好的燃油发动机时,电能在汽车上的应用,让这一切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我们一直在宣称,人类早就进入了电气化的时代,但汽车却一直停留在内燃机时代,这是多大的反讽。长久以来,传统车企业习惯于各种各样华而不实的话术,来麻痹消费者,以延长自己横亘的时间和空间,变得懒惰和不思进取。他们在辅助驾驶方面浅尝辄止的努力,就让莫名其妙的自满,觉得自动驾驶技术不过尔尔。

眼下我们所经历的汽车时代的转变,在我们目力所及的范围内,最贴近也最类似的,可能就是功能机向智能手机转变的过程。

在Feature phone 的时代,诺基亚一家独大,几乎垄断了手机创新的各种可能性,用户也默认了这种状况。但在Smart Phone兴起后,对FeaturePhone 的冲击几乎是摧枯拉朽般的。而这其中最核心原因就是,Smart Phone 时代是互联网人参与的时代。诺基亚之所以被迅速的摧毁和遗忘,是为因为基于Smart Phone 产生了新的信息获取,而且产生了跨时代获取速度的进步,也因此产生了全新的移动互联网,以及随之而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并以此来重塑了整个时代的信息界面和交互方式,也因此重塑了企业和企业家的排位。

△智能手机

那么,在这个新的时代,我们是不是能够看到曾经手机时代的繁荣再次复现呢?smart Phone 时代,我们看到了这个很多很多的先驱,虽然最后也成为了先烈,也涌现出来了很多真正跨越历史的人物,因为他们的出现,很多跨时代的产品才得以面世和落地。

或许在当下这个关口,最有危机感的,是传统车企,他们有更沉重的历史包袱,也很难有足够的勇气不拖泥带水的破旧立新。如果互联网企业作为非传统势力找新的突破口,那么传统车企整体就会显得岌岌可危。如果因为布局新的业务线,而导致旧有的业务下滑,就会显得两头都不着边际。

但这并不是说,入局的互联网企业就没有焦虑。互联网巨头级的企业,不进入车无人车这个赛道,就会失去一个巨大的新的增长点,但进入之后能不能做得好也会面临巨大的压力。但我们的建议和判断是一贯的,互联网企业一旦选择这条路,就应该重剑无锋,真干实干,不要在各种看上去利益最大化的沟通磨合中贻误时机。(参看《Waymo不做自动驾驶L2,也许是谷歌“误终身”的决策》)

总之,我们可以断言——从今天起,整个出行行业肯定会被互联网化和人工智能改造。并且,从今天起就开始这个趋势再也不会倒回去了,它一定是不可逆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