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来源: 搜狐汽车

发表于: 2018.05.10
   

 

原标题: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

作者:王昭懿

2025年以后,一定是机器人出租车的方向,因为它不需要驾驶员,成本非常低,可以无限地复制,没有人力的短缺,机器人非常自觉没有脾气不会犯错,所以它会突破今天的日单数的瓶颈,最多可能一天达到5亿单,这将是所有电商当中最大的一个平台。

《汽车商业评论》记者 王昭懿

(上接

《“看错这个时代是很要命的”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一)》

第二个看产业。

说实话,我是在2015年底跟我老板说(现在是Intel的CTO)我们要出去创业,做智能驾驶,当时我老板一脸的蒙圈。他觉得,你小子以前根本没碰过汽车产业,你进去不是送死吗?对吧。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我们谈到了一个非常经典的段子:1997年,比尔盖茨diss了一把通用汽车,他说:“如果通用汽车像我们计算机产业一样发展的话,今天一辆车只需要25美金,一加仑能够跑1000英里。今天一加仑也就跑30、40英里,因为计算机行业有所谓的摩尔定律,但汽车太慢了。”

马上通用汽车就反唇相讥说:“如果像你计算机那样呢,没有任何理由一天你的汽车要崩溃两次,然后安全气囊弹出来之前还要弹出一个对话框:Are u sure?”虽然这是一个玩笑,但这其中传达了一个意思就是汽车行业和计算机行业不一样,你如果缺乏对汽车行业足够的敬畏之心,进去就是送死了。他说得没错。

那为什么我还是想着要进去汽车行业呢,其实我们看到了一些新的趋势、新的变化在孕育。我们今天的主题关于“汽车四化”,我虽然没有明着谈四化,但事实上新趋势和新变化其实就是这四化带来的。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很多人不能理解为什么特斯拉市值超过了通用汽车,通用汽车一年产销一千万台车,净利润100亿美金,特斯拉呢,一年十万台车,还是巨亏的一家公司,为什么?

它后面其实有几个元素:新能源、智能化和网联化。因为现在很多传统汽车制造业,新能源它能够赶上,但是智能化和网联化确实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困难的。

我造访了很多主机厂,中国有两百多个,可能绝大多数全公司没有一个编程的人,智能化和网联化确实对他们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我们举个例子,就是叫“世界一种格斗技大赛”,日本的叫K-1,什么叫一种格斗技大赛?K字是很多格斗技的英文字母的第一个字母,比如Kungfu(功夫),Kickboxing(跆拳道),Karate(空手道)等等。它创造了一个舞台,让有着各种不同格斗技法的人,抛弃了原有的规则,进入了一种混战。这个对局面是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其实从某种意义来说今天的造车新势力,它是携带着智能化和网联化的优势进来的,其实说实话,在造车这个事情上,很多人都还没想明白。但是确实在智能化和网联化方面他们有巨大的优势。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我再给大家看个例子,左边是传统的汽车电子、汽车芯片的一些领导者,恩智浦、英飞凌、意法半导体、Mobileye、瑞萨、哈曼国际,最近几年发生了什么呢?高通把恩智浦给买了;英伟达强势进入了这个领域;Intel把Mobileye买了;三星把哈曼国际买了;联发科、安霸等等都进来了。

安霸这家公司大家可能还不是太清楚,原来像Go pro、大江的无人机,包括今天的智能安防摄像头,它是提供芯片的,现在它开始做汽车的芯片。

可能传统汽车行业的这些人都不太跟它们打交道。现在它们作为门口的野蛮人都进来了,这些公司它们强在什么地方?强在几个方面,第一个,它们非常善于去构建生态系统。传统的技术公司,它们非常明白生态是非常重要的。

最近因为中兴的问题有很多讨论,那么大家开始反思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做芯片,通用芯片为什么做了20年没有做成,因为没有生态,没有X86 Windows的这种生态。生态非常重要,那么你看这些人一进来,它们第一件事做的就是拉帮结派,就是搞生态。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Intel有安波福,有Conti有宝马、有FCA,那么中间是Intel找了一个车厂还有一帮电信公司,和Tier-1搞了一个汽车大数据的联盟。英伟达为核心,搞了一个联盟,周围的图标都是赫赫有名的,也包括了咱们Hella。

那么中间呢Waymo就是谷歌的无人驾驶部门,它也搞了一个生态。当然百度也搞了阿波罗的生态。Lyft是Uber的手下败将,前段时间Uber出了一些列事情,Lyft的市场份额又涨到10%几了,它也搞了一个生态。

所以大家能够看到技术公司天生就是比较擅长搞生态的,相比较看来,大家再看传统汽车公司的搞法,沃尔沃跟奥托立夫,博世跟戴姆勒,搞一合资公司,在搞生态上它们是搞不过技术公司的,这是第一。

技术公司第二个擅长的就是非常擅于弄钱,融资能力特别强。大家从新造车势力排名前几能看得出来,它们的融资能力非常强。

第三个,它们非常擅长就是把很多东西免费地送给你。在技术这个行业互联网行业有一个叫免费的商业模式。大家一定要相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免费的东西一定是更贵的。它一定通过其他的方式,比如说把你长期锁定了,或者需要你贡献其他东西比如数据、用户等等,这些事它们非常厉害。

那么我们再看,智能化网联化之后另外一个,就是共享化。共享出行改变了我们消费模式,估值690亿美金。它也超过任何这几家汽车公司。照说它一台车都不生产,甚至于一辆车都不拥有,它的估值为什么超过了所有这些汽车公司呢?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那我们举一个例子就知道。自行车2014年全中国卖了7900万辆,到2016年降到了5300万辆,中间发生了什么呢,就是发生了ofo跟摩拜这样的共享单车的新的商业模式。

他们的发生其实对于传统的自行车厂几乎是有毁灭性的打击。第一呢他们失去了对品牌的控制,原来我们买车到底要买飞鸽、凤凰还是永久、捷安特,那现在反正满眼都是黄的、橘色的车;第二失去了定价权。他们掌握了定价权,他们几十万辆的买肯定掌握了定价权,同时呢我辛辛苦苦去布设的渠道,没用了,是吧。完整地改变了大家对自行车的消费模式。那么同样的事情会不会发生。

去年的一个新闻,优步从沃尔沃一次性采购了24000台车,那下一步它肯定是把车标给弄掉,大家对这个车的感知是优步和优步所提供的服务。那今天呢?滴滴应该是已经和十几家车厂签订了合作,甚至于跟几家车厂建立了合资公司。那么未来呢它们一定是希望把车厂逼向一个代工厂的这么一个角落。

这就意味着车厂同样会失去对品牌的控制。对于定价权的控制和渠道控制。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滴滴短短四年达到了日单数2100万单,什么概念?阿里巴巴一天全品类3000万~5000万单,各种各样加进去;美团2016年的数据1天1800万单,吃喝玩乐住都算进去。大家看出行是一个非常刚性和高频的需求。

那么为什么这几年它走平了呢?因为它需要驾驶员,驾驶员一个是人力的成本横亘在那边,第二是没有那么多驾驶员,第三个是只要是人就会有犯错的机会,有落寞有情绪有自私有疲劳,所以呢,很多地方它其实已经很难再保持这种快速增长。

那么这两年发生快速增长的是什么呢,是分时租赁。今天分时租赁的规模还很小,可能全中国也就20万辆左右,但是未来,到2025年也就是还有7、8年时间,每年的符合增长率根据罗兰贝格的预测是45%,根据我们现在跟几家头部企业的调研,这两年,每年是300%。

分时租赁作为新的一种形态出现,这种形态现在很多人还是不看好的。几乎没有一家是赚钱的,但是我们认为它是更接近于未来无人驾驶出租车的一种形态。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因为今天滴滴是一种平台式的,轻资产的模式,它作为平台,它只要做连接,做匹配。它不拥有一辆车,它把那些车主、租车公司拉到平台上面来,所以它是一种轻资产。

但是未来往无人驾驶的方向发展,它一定会转向这四个重:重资本重资产,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你得买新车啊,买无人驾驶车,同时又是一个重资源的公司,重监管的公司。

比如说,我们这里举了一个例子,首汽Gofun,这是中国排名前三的一家分时租赁,为什么它是重资源的公司呢,它的第一第二股东是首旅跟首汽,大央企。第三大股东呢是大众,在它的股东当中还有像奇瑞等等。

它的股东其实是包含了两个类型,一个是具有政府资源的,一个是具备大的造车能力的。那为什么需要这种资源。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2016年北京一次性发了2000个新能源运营的牌照,Gofun拿了800个,这就是牌照的资源;第二个是停车场的资源,大家知道首旅下面有很多酒店,长安街那一溜全是它的,如家也是它的,它可以把大量免费的停车场资源开放出来。

我以前尝试过分时租赁,那家公司已经死掉了。让我最不爽的就是前一个人停车的费用是我来付的,这个对用户体验来说非常不好,所以它是一个重资源重监管的一个行业。

所以在未来,在出行领域会有一场大仗。这场仗的两方,一方就是传统的像滴滴这样的轻平台的公司,现在滴滴已经往重资产这一方向去走了,那另一方面是拥有大量政府资源、车厂资源的这样的一种新型的出行服务商。

那么未来的方向我们相信到2025年以后,一定是机器人出租车的方向,因为它不需要驾驶员,成本非常低,可以无限地复制,没有人力的短缺,机器人非常自觉没有脾气不会犯错,所以它会突破今天的日单数的瓶颈,最多可能一天达到5亿单,这将是所有电商当中最大的一个平台。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另外一个事情,如果是无人驾驶跟共享出行加起来会发生什么。左边是谷歌无人驾驶部门拆分出来叫Waymo,它一出来,摩根斯坦利就给它加了一个估值700亿美金。这个就是更让大家大跌眼镜了。因为这家公司一分钱都没赚,Uber好歹收入是很高的,一出来,一分钱没赚700亿美金,那为什么呢?

其实逻辑也很简单,通用汽车卖一台车赚1400美金,这是OEM,我们零部件可能赚得更少。净赚1400美金,如果这台车在它的生命周期里面开了14万英里,它的商业模式就是1400美金除以14万英里,每英里赚1美分。但谷歌Waymo用无人驾驶去提供共享出行,每英里1.25美金,直接向消费者收出租车车费嘛。一英里1.25美金,而且没有司机跟它分钱,它的商业模式相差了一百倍,所以它应该享受700亿美金的估值。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这些颠覆都在发生,未来无论是我们车厂也好,零部件供应商也好,我们应该去靠近一个方向,就是不要去算我们卖掉了多少套,每套赚了多少钱,我们应该去算我们的消费者,每行驶了一公里它产生的价值当中我们能够分到多少钱。

未来一辆车的使用效率一定会极大提升。今天一辆车可能跑个十几万公里退役了,未来至少跑个五十万公里,每公里里面创造了多少价值我们能分到多少价值,我们传统商业模式就是一次性交易,我卖给它了,很低的毛利,然后我就没有了,在整个商业的图景当中我彻底消失了,但是未来一定要改变这种模式。

 

大家看到其他的领域比如航空发动机,现在就出现这种新的模式,劳斯莱斯也好GE(通用电气公司)也好,我按你每飞了多少英里来算钱。所以大家记住一个叫PKMT一个叫VKMT,PKMT更多是针对出行嘛,VKMT是更通用的一个概念,因为物流车,它没有passenger,但是它也是根据你每公里产生多少价值来计算,这是我们未来财务报表上面的一个重要指标。

给大家看一看所有这些如果发生的话未来是什么样的,我先声明这是一个最激进的预测,这是来自斯坦福下面的一个智囊机构叫RethinkX,它认为2030年几乎意味着私家车的终结。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几乎,并没有完全,95%的PKMT就是出行里程是由无人驾驶出租车完成的,因为无人驾驶出租车出行比自买私家车便宜4-10倍,无人驾驶的使用率比今天私家车高10倍,今天私家车96%的时间停着的,要命的是什么呢?美国的汽车保有量从2020年的2.47亿辆骤降到2030年的4400万辆,其中2700万辆是无人驾驶的共享的出租车。还有1700万辆是私家车。

新车购买的需求暴跌,每年制造的新的乘用车和卡车的数量减少70%,唯一的一个好消息,就是出行上面的节省将为美国家庭带来巨大的可支配收入增加,因为你省下来的钱可以花在其他地方,这个在美国每年达到10000亿美金。当然这是最激进的预测。

比如麦肯锡前一段时间做出来的预测,是2030年无人驾驶出租车大概占掉13%的出行里程,但到2040年,十年以后呢,占到接近70%的出行里程,迟早也会发生。那么对于传统汽车制造业带来巨大压力的同时也会带来新的机会。

这个新的机会在哪里呢就是这个巨大可支配收入的增加。这时候就会出来一个新的经济模式,就是乘客经济。当你在车里面的角色从一个驾驶员变成一个乘客以后呢,那新的商业的机会就出现了。这是美国一家设计公司叫Ideal(理想国际),它对未来汽车的设计提出了一些想象。他们的观念下,车长得不太像车,更像一种新的商业空间。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预测,如果说2030年以后,中国需要一个新的经济增长引擎的话,它将是一种新的房地产,就是移动的商业房地产。所谓移动的商业房地产就是把每一辆车变成商业地产,这里面就有很多的想象空间了。

比如说,你想要喝咖啡的时候,可以叫一节星巴克的车厢,开过来跟你接在一起,你就可以买到咖啡了。我在大学里面跟别人讲的时候他们要的不是星巴克,他们要的是煎饼果子,是臭豆腐,但其实都是一样的。今天你在大学门口见到一个老年人推着一个三轮车卖这些东西,未来你都可以在这些移动商业车上实时的享受到。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现在在这个行业里面特别火的一些新的商业模式,比如新零售。新零售讲的是什么——无人货架。无人货架其实也是可以放在车里的,比如mini KTV。现在超市外面、机场候机室都有mini KTV这些可以放在车里;电影院外面的智能按摩椅;个人健身房,车在路上跑你在车里的跑步机上跑;个人影院、私人酒窖,等等这些东西都可以放在车里。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未来比如说它知道你喜欢加州Napa Valley的红酒,那你上车之前它可能就在车里放了一瓶红酒 ,这就是一种智能的推荐算法。

前段时间我跟一些证券的分析师在聊,说当无人驾驶普及了,你们推荐买什么样的股票呢,推荐卖什么样的股票呢?排在第一的买什么样的股票呢?买茅台。因为你不用担心酒驾,他们算出来说因为无人驾驶会导致酒类的销量增加30%。而卖什么样的股票,也有各种各样的,有的卖停车场的股票,有的卖廉价酒店,钟点房的股票,因为你在路上可以休息,等等等等。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无人驾驶可以带来一种超视距的跨界的攻击。原来我压根儿跟车跟无人驾驶没有关系的领域,可能遭到这种跨界的超视距的一种攻击。

同样在物流领域,大家知道在中国物流的成本是非常高的,我们GDP接近70亿,物流占到了16%,就是10万亿,这10万亿并没有创造新的商品,只是在搬运新的商品。

物流现在的成本当中很大一块儿是人力,这里面包括了1000多万的货车的司机,200万的末端的快递小哥,还有几百万的仓库里面的这些物流人员,所有这些都可以被无人驾驶全部取代。

所以这个是未来的一个想象,大家如果看过《金刚狼3》的话,里面在高速上有各种物流的货车,那个货车和今天的货车最大的差别它是没有前面这个拖车的,没有那个驾驶室,因为无人驾驶不需要。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奔驰它推出了一款概念车,纯物流的,这个概念车的特点就是货架是结构化的,结构化的货架,它到达终端消费者的时候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通过上面两台无人机,去送货,另外一种方式比如说像中国有丰巢这样的一种货柜,它可以自动跟这些货柜进行交换。

美国的另外一家创业公司做了一个快递车,大家可能不知道它的这辆车的很多核心零部件包括底盘是来自于中国的零部件供应公司。它直接把货送到你家里;这是美国的另外一家创业公司,它是生鲜的超市,会动的生鲜的超市,上门你可以买菜。

丰田在CES上讲过一个概念,他们做的这个车就是一个鞋店,你买鞋的话鞋店自己开上门,你上车可以试各种鞋,一出门就付费。另外同样是丰田的一个概念,就是它不需要大的体育场,只需要一块空地,这些车开过去排成同心圆,你在每一辆车里可以消费打牌唱歌吃饭,同时去欣赏拳击赛,他把它叫作一个流动的城市,所以这里面其实反映了未来的一种新的商业生态。

这个商业生态其实是可以找到比喻的,就像今天的开发商、物业管理和品牌店,造车的是开发商,当然这后面还有各种提供装修啊提供原材料的公司就是我们零部件供应商。做出行服务的就是物业管理,然后呢经营乘客经济的就是那些品牌店,这是一种比喻。但这种比喻对于我们造车的来说还算比较不错的,因为开发商现在毕竟利润是不错的。

吴甘沙谈智能驾驶产业变局和中国机遇(二)

但也有人有另外一种比喻,说造车的呢就像发电机的制造商,运营出行服务的就像电厂电码,而品牌店就像比特币挖矿者,那在这种商业场景的想象当中,造发电机的就比较苦逼了,因位整个的利润都在右边。

所以这个是值得我们去思考,未来在商业生态当中我们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在整个的钱包份额当中我占到多大一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