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频被推上法庭,到底什么算自动驾驶侵权?

来源:盖世汽车

发表于: 2018.08.27
   
频频被推上法庭,到底什么算自动驾驶侵权?
频频被推上法庭,到底什么算自动驾驶侵权?

 

图片来自“123rf.com.cn”

8月15日,某国产浏览器公司宣布获得2.5亿元人民币的融资,但被网友挖出其内核是来自谷歌技术,随后公司致歉,表示自己夸大宣传,浏览器内核Redcore是基于国际通用的开源Chromium内核架构进行的改造和创新。

而在自动驾驶领域,利用开源软件进行系统设计的现象同样存在,但这方面比较透明,一家智能驾驶公司的CEO就和笔者坦言,他们就和百度Apollo深度合作,既给该平台贡献很多代码,同样也依靠平台提供的代码和信息进行研发。“开源池子里的东西,大多是有license的,比较安全。”

但是开源并不等于可以商用。一位曾就职国际科技巨头企业的自动驾驶创业者告诉笔者,开源并不等于可以商用,“很多系统开源的前提是让更多的人学习,而非用于盈利,需要注意。”

在自动驾驶这个新兴行业中,知识产权的纠纷并不罕见。

风波不断

7月份,当时的小鹏汽车员工张晓浪被前东家苹果汽车起诉涉嫌窃取该公司商业机密,并在机场被美国警方逮捕。

而最为大众所熟知的,应该还是谷歌和百度这中外两家互联网巨头发起的诉讼。

2016年,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离职谷歌,由于莱万是谷歌无人驾驶项目的核心人士,公司和他签署了竞业协议,据业内人士估计,他协议期内从谷歌拿到的补偿金大概有1亿美金。

无论是老东家,还是同行,对他人品的评价都不高。Waymo约翰·克拉夫茨克(John Krafcik)曾私下里点评莱万称:“他就是一个混蛋,每次在公司做什么事情,都会在外做一件完全相似的事情。”多名自动驾驶创业者在和笔者的闲聊中,也都提及莱万会在外创立公司,然后让谷歌自动驾驶部门和后者们合作。有消息称,谷歌为了收购莱万创建的各种公司,花费了5亿美元。

但莱万拿了钱,却偷偷成立了OTTO公司,违反了离职后的竞业协议。最让谷歌无法接受的是,在竞业协议到期后,OTTO被收购去了被他们视为潜在竞争对手的Uber,其中包括1.4万份共9.7GB的内部机密文件,甚至包括激光雷达的技术。

开放的硅谷不太承认同业竞争禁止,这使得谷歌等领跑的无人驾驶公司核心成员离职后迅速带起无人驾驶创业潮。谷歌也一度对离职的工程师的同业竞争比较宽容,只是莱万侵犯了底线。谷歌忍无可忍,其剥离出来的自动驾驶公司Waymo起诉Uber、OTTO等三家公司,但核心矛头指向的是OTTO的创始人、时任Uber自动驾驶技术副总裁的莱万。最终,莱万辞职,离开Uber。

再看百度和王劲之间的恩怨。2017年,原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离职,随后创立了景驰科技。在当年12月,百度起诉王劲及景驰公司,要求其停止侵犯商业秘密,包括并不限于停止利用该商业秘密从事与百度相竞争的自动驾驶相关业务;并判令被告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

接近景驰的相关人士告诉笔者,王劲确实和百度签署过竞业协议,但就拿了几个月的赔偿金。但据网易科技的信息,王劲正式离职是2017年3月31日,但相关资料显示,创办景驰是在2017年2月-2017年4月之间,应该还在竞业协议期内。

博弈的结果是,2018年2月,王劲离开景驰。在随后发表的声明中,他表示自己离开并非百度发起的诉讼,本人一向尊重知识产权,百度的指控与事实严重不符。

此外,特斯拉、神州租车等也都因为自动驾驶部门高管离职而发起过诉讼。

界限模糊,问题难解

今年7月,张晓浪被捕后,小鹏汽车发布声明称,张5月初入职并在当天签署了知识产权合规文件,没有记录显示他向小鹏汽车上报任何敏感和违规的情况。

这应该不是小鹏汽车的推诿,何小鹏也对笔者表示,事情很突然,会保持关注和配合。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小鹏汽车有比较强的律师在负责知识产权这块,之前他们公司也没有这块,但现在还是会借鉴这个事情,“如果你是从竞争对手那里来的,需要签署相关合规协议。”

多家创业公司都自述自己尊重知识产权,包括建立防火墙,有专人审查代码是否存在抄袭的嫌疑,甚至聘请了专门的律师进行专利预警,即告知公司哪些方面可能面临IP侵权的风险。同样的,为了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他们也在积极申请专利,维护自己的利益。

为了避免自己的核心技术外泄,不只是自动驾驶领域,很多公司都会和员工签署竞业协议,在1-2年的时间里提供赔偿金,离职员工不得从事同业的工作。“我们有竞业协议,但创业公司资金有限,一般不太会激活。”一家自动驾驶公司联合创始人告诉笔者。

更多的离职员工出来之后,还是会进入自己熟悉的领域再就业或者创业。这就难以避免遇到下一个问题:自己内化在脑子里的东西,尤其是代码,再写出来,是否侵权。

第一种情况,如果是专利技术,哪怕记在脑子里,再写出来也是侵犯知识产权的。但如果不是专利,没有实际去偷窃或者拷贝,脑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改一改,是被业内允许的。“哪怕有专利,真正聪明的人弄个trick,把你的专利绕过去,没办法。”一位国内领先的自动驾驶公司创始人谈到这个问题,是叹着气说的。

比如巧妙的专利就是算力小,但能力很强,“你做个笨办法,多加点算力,就能绕开产品专利。”

一位投资人告诉笔者,国内还有竞争保护,但加州没有。即使在国内,“基于原有的经验和知识重新架构,法律上是没有规定的;商业上是正常的,不属于道德上的问题,我觉得只是正常的商业上的竞争,如果只是人出来,但没有盗用,没办法告侵权。”

无论是谷歌还是百度,或者其他自动驾驶的先驱企业,在知识产权宽容的环境下,人员的离开和流动,带来了整个新兴行业的繁荣。但未来,知识产权的规范和保护将是这个行业持续向前的动力和保障。

一家去年成立的自动驾驶公司的CEO是手机行业出身,经历过90年代的专利阵痛,他这样对笔者说,“不迷信大牛,我们希望打造一个非常干净的团队。”

或许后一句话重了些,但不迷信权威,努力自主创新,确实应该是一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