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驰首度回应前高管离巢创业

来源:盖世汽车

发表于: 2018.09.12
   

原标题:景驰首度回应前高管离巢创业:以股东身份支持新公司主攻无人货运

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暴雨中穿梭隧道及广州城区、厘米级精准控制……广州本土明星自动驾驶企业景驰科技,今年频频在各大媒体刷屏。

但景驰之所以受关注,却不止因为上述这些。在全球的自动驾驶创业浪潮中,最不缺的就是变化。仅仅创业一年多,一方面景驰得到了国内外主机厂的青睐,在广州的路测也备受关注,但另一方面,高管变更、“请走”创始人,也让外界对这家 “网红”自动驾驶企业的了解,依旧很片面。

景驰首度回应前高管离巢创业:以股东身份支持新公司主攻无人货运

(景驰位于广州的无人驾驶测试车辆。)

日前,景驰科技CEO韩旭和前景驰技术副总裁、牧月科技创始人杨庆雄,共同接受南都记者独家专访,首度回应了公司高管团队稳定、创业初衷、合作计划等问题。创立了牧月科技的杨庆雄,如今投身到了与景驰不同商业路线的自动货运中去,而景驰也成为了牧月的创始股东。

回应前高管创业传言:系个人兴趣,继续得到景驰支持 

不久前,南都曾在广州体验过景驰科技的无人驾驶车辆,并从商业运营的角度对该公司和行业进行报道(相关报道详见:《南都记者实测景驰无人车:安全避让插队车,高速并线进隧道》、《2020年无人驾驶出租车将出现?广州这家无人驾驶企业这样说》),按照景驰的计划,预计2020年会在特定区域实行无人驾驶的士的试运营乃至运营。

然而,景驰在业内备受关注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其高管团队的快速调整。联合创始人王劲因侵犯商业秘密与百度发生法律纠纷,被景驰董事局劝退,王劲曾任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南都记者获悉,如今百度未撤销对王劲的诉讼,但目前景驰与百度已经和解,景驰也加入了Apollo平台,而原公司法人代表潘思宁,也一直与持续与景驰科技发生纠纷,而事件也使得景驰少有“强硬”的表态,称潘早已非公司员工,并表示潘在互联网上发布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保留就此事对潘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之后,原景驰技术副总裁杨庆雄的离开,由于双方保持低调,又再次引发外界的各种猜测,外界甚至认为景驰失去了一员核心干将。

不过,韩旭和杨庆雄这次一起接受记者采访,则似乎是要击碎此前网上相关谣传。景驰创始团队实则非常支持杨庆雄创立牧月,双方关系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

“无人驾驶是一个非常新的领域,大家一开始做的时候,可能只是在想,我们希望做好无人驾驶,但是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开始有细分。”韩旭告诉南都记者,杨庆雄是基于对货运物流的兴趣和探索,才离开景驰创立牧月科技,实际上,景驰也拥有牧月科技20%的股权,是后者的创始股东之一,“景驰创立之初就专注在无人驾驶的出行服务,但无人驾驶货运物流是一个很有潜力的方向,(杨)庆雄的兴趣在这里,经过仔细的考量后,才出来创业。”

“我们更希望大家能够关注技术,关注整个产品本身,所以对于网络上的传言,我们希望通过这次联合采访加以澄清。”韩旭强调,“而且我想说一点,景驰目前已经有130多个员工,而且今年年底,我们的人员预计会增加到300人,比我们原计划还要多出100多人,所以正常的人员流动对于景驰,对任何一家运营良好的公司来说,都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景驰目前的团队在快速壮大、健康发展。”景驰强调,作为创业公司,公司人员的流动实在正常范围。

而此前一直保持低调的杨庆雄则告诉南都记者,创业公司都有落地(运营)的压力,“今年春节后,我一直在思考哪些应用能够更快落地,无人货运因为一般是固定路线,且不需要载人,可以牺牲一定的舒适性来提高安全性,落地会更快。我个人对这方向产生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而景驰的战略一直锁定在无人驾驶出行,所以我后来就决定创立牧月科技,主攻无人货运物流。”

在自动驾驶领域,涉及的核心技术众多,人员流动尤其是高管出走,在业内是相当敏感的事情,正如前文提到的王劲与老东家百度的纠纷,在海外,Waymo无人驾驶的员工一次又一次被Uber、苹果等竞争对手挖角,也引起不少的口水战甚至是法律诉讼,景驰转而投资牧月,在业内算是难得。

对此,杨庆雄告诉南都记者,牧月科技是一家独立公司,景驰是牧月的创始股东之一,双方目前没有技术方面的合作,但韩旭和杨庆雄都表示,对未来双方合作会乐见其成。

“分家”后主攻无人货运细分场景

“其实大家最近几周也看到摩根斯坦利对Waymo的估值,增加到1750亿美元,其实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加入了无人物流,我觉得根据他们预测的话,物流市场已达到900亿美元,甚至超过无人驾驶的士。”对于无人货运的场景,杨庆雄表示看好, 2017年中国物流成本比重将近15%,人力成本已经超过万亿人民币,“不算微卡,仅仅轻、中、重卡,其实中国就有2000多万辆,这其实是很大的市场。”

但杨庆雄强调,跟无人的士不大一样,物流行业有很多细分领域,无法一口气“吃饱”,“我相信很多无人物流公司,会通过落地不同细分领域,逐渐成长起来。”简而言之,相比无人的士,无人物流的场景更丰富,因为不搭载人,“难度”也会低一点。

景驰首度回应前高管离巢创业:以股东身份支持新公司主攻无人货运

(牧月科技的工商注册信息。)

牧月科技今年六月中成立于深圳,专注于为物流行业提供无人驾驶解决方案,包括高精度地图,定位,感知,控制,规划等。不过,有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无人物流行业玩家众多,且各大玩家的场景切入也不尽相同,找准细分场景,对于落地运营非常重要。

Uber旗下曾拥有无人卡车公司Otto,但7月底,Uber却宣布关闭无人驾驶卡车研发,重心转向无人驾驶小汽车,其无人卡车项目只存在两年即“夭折”,而“倒闭”的原因也与谷歌旗下Waymo的控诉有关,Otto和Uber被Waymo以专利侵权和窃取商业机密罪告至法庭。

国内自动驾驶货运企业图森,主攻无人卡车,目前已经进入B轮融资阶段,据悉,图森直接做L4级的自动驾驶,场景限定在卡车的高速货运上。无人货运的玩家,还有来自互联网与物流快递企业的势力,京东研发的无人重卡已于首次对外亮相,京东集团副总裁、X事业部总裁肖军还透露,未来会在国内建立基于L4级别的自动驾驶重型卡车的网络。

2018年4月,物联网科技公司G7与普洛斯、蔚来资本共同出资组建了由G7控股的新技术公司,主要研发基于自动驾驶、新能源技术和物流大数据的新一代无人驾驶卡车,该公司与腾讯的关系较为密切。

对于技术路线的选择,杨庆雄透露,短期目标将以城市内部的物流配送为主,“测试的车型有好几个不同的型号,长度有4到6米都有。”他向南都记者透露,牧月科技很快会和多家企业签署合作协议,“我们会从两方面寻求合作,一个是仓库到仓库的货运,一个是仓库到客户端的货运,前者的货运路线会相对简单,但是用到的货车会更大,所以控制会更难,后者路线复杂,但对应的货车会相对小一点,相对容易控制。”

和上述巨头相比,牧月起步较晚,规模也不算大,但杨庆雄表示新公司会在具体感知、地图和定位等行业不够成熟的领域会有优势,“我们短期内更关注城市内部无人驾驶技术,这方面技术壁垒比较高,中国有能力做开放同城环境的无人驾驶公司其实很少。”

对于融资方面,杨庆雄透露,目前已经完成天使轮,“我们也会像景驰一样,努力寻求投资伙伴和大额资金支持”他表示,当务之急是做好产品落地的准备。

据杨庆雄介绍,目前公司有三十多名员工,八月份开始在深圳进行路测,在合作企业的帮助下,已经有了很详细的物流调研报告,正在跟合作企业敲定具体的落地方案,预计一年后开展无人货运试运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