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是华为进入自动驾驶产业链的开端,但绝不是全部

来源:盖世汽车

发表于: 2018.10.13
   
芯片是华为进入自动驾驶产业链的开端,但绝不是全部
芯片是华为进入自动驾驶产业链的开端,但绝不是全部

 

图片来自“123rf.com.cn”

2018年10月11日,在华为的年度开发者大会上,这家公司发布了能够支持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计算平台——MDC600,并宣布与奥迪达成战略合作,这款芯片将集成在奥迪在华生产的汽车上,助后者实现自动驾驶能力。

MDC600,拥有8颗华为公司最新推出的AI芯片昇腾310,同时还整合了CPU和相应的ISP模块。

在发布会现场,华为称,MDC600的算力高达352TOPS(TOPS:万亿次/秒),整体系统的功耗算力比是1 TOPS/W,相对而言,自动驾驶计算平台霸主英伟达最新一代产品Drive PX Pegasus的算力为320TOPS,功耗算力比为1TOPS/1.56W。

华为方面还宣布,MDC600符合最高级别的车规标准,即ISO26262 ASIL-D级别标准。要知道,目前广泛应用于自动驾驶初创公司Demo车的英伟达这一代产品Drive PX 2也没有达到车规标准,需要车企自己做集成和认证。

目前,全球范围内,具备高算力的、能够支持L2级别自动驾驶要求的SOC,能够达到车规要求的,只有Mobileye的Eye Q系列。中国的自动驾驶芯片初创公司地平线的“星云”,据称在2019年初,能够达到ISO 26262 ASIL-B级别的车规要求。

因此,当华为的MDC600横空出世的时候,圈内的朋友们还是会感到“震惊”。这有可能对当前的自动驾驶芯片的竞争格局,带来冲击和影响。

自动驾驶的军备竞赛风起云涌,科技巨头包括谷歌、苹果、百度、阿里,汽车巨头包括特斯拉、通用、福特、丰田等,供应商包括英特尔、安波福等,还有数百家初创公司都在投入巨资进行研发。

在自动驾驶技术落地的过程中,有三大主要的挑战:

1、感知机构的量产:价格足够便宜的、符合车规的激光雷达,能够得以大规模量产;

2、驾驶大脑的量产:拥有算力足够强的计算平台,和足够好的AI软件;

3、执行机构的量产:价格足够便宜的、带有冗余的线控执行器,能够大规模量产。

在上述三大挑战中,产业界人士普遍认为,符合车规的、具备足够算力的计算平台,会成为在自动驾驶系统快速量产过程中“拖后腿”的因素。

原因在于,无论是激光雷达、AI计算软件,还是线控油门、线控转向或线控制动,市场上都有大量的参与者,竞争异常激烈,这会促进产品的迭代和价格的下降;唯独自动驾驶芯片市场,呈现出高度垄断的格局。

在全球范围,自动驾驶计算芯片市场被Mobileye和英伟达两家公司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里,更加可怕的是,这两家还不是全面竞争关系,而是在各自的细分市场处于垄断地位。

Mobileye主要垄断了L2级别的自动驾驶市场,在这方面,全球范围内暂时没有一家芯片制造商能够与之匹敌。英伟达则控制了L4及以上级别的自动驾驶芯片市场,完全处于垄断地位。

尽管Mobileye和英伟达都试图攻进对方统治的细分市场,但截止目前,并无起色。这样的结果是,全球自动驾驶的前进速度,基本上要看两家芯片厂商的心情。比如“钢铁侠”马斯克,曾经饱受Mobileye的欺负,这家以色列的公司不允许特斯拉对他们的方案进行任何修改,最终结果是强势如马斯克只能服软。

特斯拉忍气吞声的日子持续到了2016年10月,才告结束。因为2016年5月7日的一场自动驾驶车祸致死案,让他们的矛盾彻底公开化。与此同时,特斯拉终于开发出自己的Autopilot 2.0,加上英伟达的紧急驰援,提供一套Drive PX 2的SOC,才让特斯拉将Mobileye从自己的供应链中踢了出去。

但是,马斯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首先,价格上涨了几十倍,每块SOC价格从几十美金涨到了2500美金。其次,Autopilot 2.0缺少了很多原来1.0没有的功能。哪怕是到现在,在量产车市场,获得Mobileye的供应都是挺不容易的事情。一些造车新势力在与其建立合作关系时,都会高调发公关稿吹嘘。

而在L4级别的自动驾驶赛道,初创公司以能够拿到英伟达的Drive PX 2为荣。比如说排队等待的时间有多长,价格有多优惠。一般情况下,初创公司向英伟达零星采购Drive PX 2的价格高达1.6万美金。而前面我们曾提过,黄仁勋给马斯克的价格为2500美金。

尽管如此,马斯克还盛怒不已。因为截止目前,全球范围内单车平均芯片含量只有300美金。

对芯片的价格而言,量是最大的关键。所以,饱受芯片供应商欺负的马斯克毅然决然地准备自研自动驾驶AI芯片,与AMD和格罗方德合作。

并不是每一个汽车厂商都是可以做芯片研发的。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华为MDC600适时地出现了。这款自动驾驶的计算平台,将有助于缓解自动驾驶研发机构在芯片供应上被“掐脖子”的局面。

当然,华为的MDC600什么时候能够供货呢?

其核心的AI芯片昇腾310需要到2019年2月,才能面世,然后围绕着AI芯片做SOC,再研发系统软件,再做应用软件,再去做车规级认证,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当然,反正具备L4级别的自动驾驶系统,应用在量产车上,还有比较漫长的路要走。前期主要会在无人驾驶出租车、无人驾驶物流车、无人驾驶bus等特定场景,因为购买方都是大B,他们对是不是车规是无感的。

另外,也不影响跑demo,做测试。

无论如何,L4级别自动驾驶芯片,目前的市场和L2级别的自动驾驶芯片相比,会小很多个数量级。所以,现阶段华为的MDC600更大的意义恐怕还是打品牌,真正对市场带来冲击,还需要时间。

此外,我们相信华为不会仅仅停留在L4级别及以上的市场,面向量产的L2这个庞大的市场恐怕也会在他们的射程之内。

在全球范围内,中国还有一家自动驾驶芯片供应商,就是地平线。该公司目前已是AI芯片领域最大的独角兽,估值早已超过20亿美金。该公司能够提供L2~L4级别不同的计算平台解决方案。

唯一的问题也是时间。

地平线面向L2级别自动驾驶市场的解决方案“地平线星云”将会在2019年春天批量供货;L4级别的计算平台,目前在美国已经拿下了一家大型OEM。

华为的加入,使得中国有了两家能够提供自动驾驶芯片的供应商,加入使得市场拥有一定的竞争,显然也能够促进技术的进步。

当然,鉴于AI芯片的重要性,以及美国的垄断,中国还有一些科技公司,也在试图推出能够支持自动驾驶系统的AI芯片。明确已有类似计划的是百度的“昆仑”,还有一家是阿里的“平头哥”。

但相对而言,华为做自动驾驶AI芯片是最顺理成章的,因为截止目前,华为还是中国最有积淀的芯片设计商。该公司的海思半导体,截止目前还是中国大陆营业额最大的半导体公司。

按照常识,我们可以认为,做芯片百度和阿里做不过华为。同理,如果华为如果想做基于AI的自动驾驶决策软件,显然是做不过百度和阿里的。因而,华为从芯片切入自动驾驶产业链,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但是,自动驾驶芯片,还只是华为布局汽车产业的一部分,这家公司在汽车领域还有其他的内容丰富的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