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智能汽车之路多崎岖,与Uber诉讼有新进展

来源:网易智能

发表于: 2017.05.17
   

Anthony Levandowski,前谷歌工程师,自动驾驶卡车公司Otto联合创始人,后者于2016年5月16日被旧金山的Uber收购。

近期发生的故事无论对Uber还是前谷歌工程师,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天才Anthony Levandowski来说都不太好。

本周,美国地方法院法官William Alsup在谷歌旗下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与Uber的诉讼中做出了两项影响事态发展的决定。你知道,Waymo指控Levandowski从中窃取了1.4万份公司机密文件,并把其带到Uber。

首先,Alsup拒绝了Uber在仲裁方面的努力,因此这一诉讼结果将通过审判确定。Waymo喜欢这一点。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对法院今天的决定表示欢迎,我们期待着让Uber在法庭上对它的不当行为负责。”

对Levandowski来说,更令人不安的是,Alsup将此案转交至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根据迄今为止提供的证据记录,对潜在的商业秘密问题进行调查。用法律术语翻译就是,Alsup认为,此次诉讼中涉及一些犯罪事实,而联邦政府应当介入。这或许就增加了Levandowski牢狱之灾的可能性。知识产权律师和前司法部律师Peter Toren指出,这样的转交“实属罕见”。法官要这么做,他必然确认,拨开重重迷雾,如果不是火灾发生的话,确信有犯罪行为无疑。

如果法官批准Waymo的请求,叫停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截至周五晚上,法院还没有公布Alsup的决定,所以有待继续关注。

当Waymo于2月23日提起诉讼时,双方的法律大战就开始了。Waymo声称,Levandowski非法下载了1.4万份公司技术文件,其中包括Waymo的激光雷达计划,这是一项能够让自动驾驶汽车“看到”周围环境的激光传感器关键技术。起诉书称,Levandowski在2016年初辞职时,就非法带走了这些文件,并创办了自动卡车运输公司Otto。今年8月,Uber以6.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Otto,并让Levandowski负责其自动驾驶汽车研究。

Waymo称,Levandowski利用其掌握的技术加速推进了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计划,这一项目在Waymo自动驾驶项目启动四年后才由Levandowsk启动。在提起诉讼两周后,Waymo寻求了一项初步禁令,迫使Uber停止使用从知识产权中获得的任何技术,其中也包括光学雷达系统。这可能会给Uber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带来沉重打击,因为普遍认为激光雷达是Uber正在研发的自动驾驶汽车的技术基础。

地方法官Alsup对Waymo提出的证据印象深刻。Alsup在上周的一次听证会上说:“你所提交的是我长时间以来看到的最确凿纪录,任何人都做了很糟糕的事情,对你有好处。虽然这并不意味着Uber有过错,但足以说服Alsup将所有Waymo的证据以及Uber律师所收集的证据,都提交给旧金山的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

我们谈论的是海量级别的信息。可以确信联邦检察官会仔细审查这一切。Toren说:“我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仅仅经历过一到两个转交,如果你得到了一个转交案例,显然你会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一问题。如果美国司法部对经济间谍活动进行刑事调查,那么一旦罪名确立可能意味着Levandowski会被长期监禁。Toren说,被窃取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对于量刑有很大的影响。Toren说:“如果案件标的涉及到数千万美元的市场价值,可能刑期会很长。”

这些数字并不奇怪。波士顿环球咨询公司最近的一份报告估计,到2030年,每年自动驾驶汽车市场价值可能达到数百亿美元。当然,每个案子都是不同的,但最近因盗窃价值2000万美元商业机密治罪的男子被判处15年监禁。

当然,这一切都不会很快发生。任何刑事调查的速度都很慢,并且需要来自Waymo的合作,后者或许并不情愿。该公司已经陷入了一场围绕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公开斗争,协助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推进刑事案件意味着放弃对披露内容的所有控制权。这颇有些与熊共舞的意味:除非熊发话,否则舞蹈就不可能结束,专业从事商业秘密诉讼的律师约翰马什(John Marsh)如是指出。而美国联邦政府恰恰就是这头熊。

然而,针对Uber的诉讼并不见得糟糕。即使Levandowski被判有罪,Waymo的律师们仍然必须证明任何被窃取的知识产权都被用于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将彼此之间联系起来。Alsup上周对Waymo的律师说:“到目前为止,你还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不过,刑事调查可能会有所帮助。检方可能会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证据,或者是利用传票的威胁或宽大处理的承诺来强制获得证词。

另外,相比于民事案件,人们会更关注对联邦检察官不诚实的后果,马什指出。如果Levandowski被判有罪,Waymo的律师可能会将其作为Uber不当行为的证据,但你可以打赌Uber律师肯定会提出反制措施。也就是说,在10月份民事审判开始之前定罪的概率很大。

考虑到联邦检察官现在参与其中,Uber几乎肯定会禁止Levandowski参与进一步的研发。这对该公司的研究来说是一个挫折,但对它的形象来说却是一个更大的挫折。硅谷往往迷恋于人才中的“超级明星”,而Levandowski恰恰是商界最优秀的人才之一。

移动数据分析公司Zendrive的首席执行官Jonathan Matus说,如果Levandowski不得不坐在审判桌前,这就限制了Uber吸引人才的能力。他说:“人们可能会有更多考量,而不是其他问题。他看好Uber反制能力,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有风险的。

从长远来看,能否实现自动驾驶技术事关Uber的生死存亡。首先,做到汽车的完全自动驾驶,就能够消除向人力司机付费的需求,提供一种更便宜的竞争服务,如果我们不是未来的一部分,会发生什么?去年,Uber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告诉Business Insider:“未来将会和我们擦肩而过。”

但是,如果联邦检察官在你的办公室里打转,前进将非常困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