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t 也设立了自动驾驶研发团队,通用、Waymo、NuTonomy 有话要讲

来源:36Kr

发表于: 2017.07.30
   

(转载自 36Kr)

外部合作不能保证绝对可靠,自主研发才是正确的路线。

每个身处自动驾驶领域的人都知道,距离自动驾驶技术真正成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鉴于自动驾驶技术商业化的难度,目前场内各家的合作与联盟关系已经非常复杂。在 Uber 今年遭遇多事之秋的当口,其美国本土最大的竞争对手 Lyft 先后与 Waymo、NuTonomy、捷豹路虎就自动驾驶汽车运营测试达成合作,如今,Lyft 终于宣布,将设立专门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

Lyft 也设立了自动驾驶研发团队,通用、Waymo、NuTonomy 有话要讲

根据 Lyft 披露的信息,自动驾驶技术部门由 lyft 工程副总裁 Luc Vincent 领导,预计到今年年底会将团队扩充至数百人。Lyft 在加州 Palo Alto 一家工厂租下了面积为 5000 平方英尺的场地,计划在那里设立几个研发实验室和开放的测试场地。Lyft 把那栋大楼命名为「Level 5」(SAE 制定的自动驾驶最高等级),期望在那里研发出一套便于升级的自动驾驶软硬件解决方案,推出一个「开放式自动驾驶平台」。

这个「开放式自动驾驶平台」表述很有意思,我们不妨先来回顾一下 Lyft 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

2016 年 1 月 4 日,通用汽车领投了 Lyft 10 亿美元 F 轮融资,拿出 5 亿美元换来了 Lyft 的一个董事会席位和双方深度合作。彼时通用汽车总裁 Dan Ammann 在接受采访时称:「我们相信最早的大规模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应用将出现在按需驾乘网络平台上。」Lyft 总裁 John Zimmer 在一篇博客中表示,预计通用最快在 2017 年内为 Lyft 提供首辆半自动驾驶汽车。在未来五年内,Lyft 平台上运营的大部分车辆将变为自动驾驶汽车。

Lyft 更大更密集的动作集中在今年。

5 月 13 日,Lyft 宣布与自动驾驶业界技术水平最高的谷歌 Waymo 达成合作。双方将携手开发新的自主驾驶汽车并展开运营测试。此举被认为是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的一大步。外媒 TechCrunch 评论称,Waymo 自动驾驶技术可能比许多人想象中更接近商业化,Waymo 是引爆这一波自动驾驶热潮的鼻祖型玩家,拥有近十年的研发历程。

在那之后,Lyft 像开了挂一样,又先后与汽车制造商捷豹路虎和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公司 NuTonomy 达成了合作。至此,Lyft 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伙伴包括通用、Waymo 和 NuTonomy;整机厂合作伙伴有通用、捷豹路虎;依靠灵活的身段,Lyft 在对外合作这点上走得很快。

但你找来了这么多小伙伴后,又宣布设立专门的自动驾驶技术研发部门是几个意思?

我们可以从 Lyft 高管的发言中得到答案。Lyft 首席战略官 Raj Kapoor 表示「Lyft 拥有吸引顶尖人才的策略、可靠的合作伙伴名单以及建立这个平台所需的关键数据。」在另一篇文章中,Lyft 表示欢迎车企将自动驾驶车队投放在 Lyft 打车网络上。

可以这么理解,Lyft 设立自动驾驶研发部门是一个防御性动作。之前交通运输行业的生意,上下游产业链是泾渭分明的,车企负责卖车、UberLyft 们负责运营打车平台、Google 这样的科技公司负责研发自动驾驶技术。但随着一些不安分玩家的出现,这个产业链竞争迅速加剧了。

最好的例子来自特斯拉,2016 年 7 月 20 日,特斯拉 CEO Elon Musk 发布了特斯拉宏图之第二篇章(Master Plan, Part Deux),Musk 在这篇文章中表示,特斯拉今后除了进军更多汽车细分市场,还将推动自主研发的自动驾驶汽车共享化,在汽车闲置的时候,特斯拉车主可以在 Tesla APP 一键将自己的汽车加入 Tesla Network 共享车队。让汽车在车主工作或休假时赚取收入,从而抵消、甚至有可能超出购车分期贷款成本。

真是一个美妙的未来,但 Google、UberLyft 们不这么认为。特斯拉太过强势,发展汽车业务的同时开始觊觎汽车产业上下游产业链,抢别人的饭碗。这对其他车企是一个启示,到 2017 年年中,几乎所有的主流车企都或自研或结盟的进入了自动驾驶和共享打车领域。

然而受到威胁的不仅仅是车企,先知先觉的 Uber 在 2015 年底就端掉了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机器人研究中心的所有自动驾驶专家和研究员进入自动驾驶领域。你以为 Uber 没受到特斯拉影响?

《财富》杂志的编辑 Adam Lashinsky 出版的新书中介绍,Uber 创始人 Travis Kalanick 很早就看到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潜力。他给特斯拉 CEO Elon Musk 打电话,探讨双方合作的可能性,但 Musk 对 Uber 兴趣寥寥。

2015 年,特斯拉早期投资人 Steve Juvertson 回忆了他与 Kalanick 的某次谈话:「Travis 告诉我,到 2020 年,如果特斯拉汽车能实现自动驾驶,他家的车 Uber 全要了。Uber 的打车网络需要这么多自动驾驶汽车,但他没听到 Elon 对这个想法的回应。」

为什么「没听到 Elon 对这个想法的回应」?因为 Musk 在密谋自家按需驾乘网络服务 Tesla Network 啊!

为了提升自身的竞争力,Uber 和 Lyft 都开始进入自动驾驶领域,只是 Uber 走的是自主研发+外部合作(沃尔沃、奔驰)的路线,Lyft 此前只有外部合作。

完全依赖外部合作是有风险的,Lyft 的合作伙伴们,通用、Google、捷豹路虎都在发展自己的按需驾乘网络服务,本质上与 Lyft 是竞争关系。如果他们在自动驾驶技术成熟后一脚踢开 Lyft,砸钱推广自家的按需驾乘网络服务,资金技术远不及巨头的 Lyft 就会陷入被动。

明尼苏达大学创业策略教授 Evan Rawley 说 Lyft 此举更多是防御就是这个意思:「Lyft 担心的是被颠覆,比如 Google 就可以轻松利用自家的自动驾驶汽车和打车平台与 Lyft 核心业务展开竞争,相关的测试也在进行。」

Lyft 设立自动驾驶研发部门至少有两层意义,除了对新一轮融资利好,在与合作伙伴们谈判时也有了更多底气。除去 Lyft 董事通用,捷豹路虎和 Google 需要思考,Lyft 这一动作会有多大的投入力度?难道未来还要把自动驾驶汽车投放到 Lyft 平台上与 Lyft 亲儿子竞争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