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宇、黎宇科、董伟栋: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投资合作特点和趋势

来源:搜狐汽车

发表于: 2018.01.12
   

 

原标题:刘宇、黎宇科、董伟栋: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投资合作特点和趋势

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投资合作特点和趋势

刘宇、黎宇科、董伟栋

CATARC政研中心

我国已进入智能网联汽车实用化的竞争发展阶段。随着汽车产业与电子信息通讯等技术加速深度融合,ADAS系统普及率快速提升,车联网应用更加广泛,各类型企业纷纷加大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合作。本文基于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汽车产业政策研究室的“智能网联、乘商用汽车政策和行业信息月报”数据库,对201520176月,各类企业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重要的合资合作项目进行梳理,并得出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投资合作趋势。

一、智能网联已经成为汽车领域合作重点

2015年以来,智能网联汽车(分为自动驾驶和车联网两部分)领域的合作逐步升温,并逐步成为汽车及相关产业合作的重点领域。根据201520176月间,被纳入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汽车产业政策研究室的“智能网联汽车及乘商用汽车政策和行业信息月报”数据库统计的318个重点合作案例中,智能网联、新能源、出行服务位于合作案例数量统计的前三名,其中,智能网联汽车合作项目共164项,占汽车领域合作案例的51.57%。合作企业类型包括传统整车企业、零部件企业以及互联网等业外企业,各类企业从其产业、市场环境和自身实际情况出发,合作投资的策略各有特点。同时,不同的国别的企业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合作也具有非常鲜明的特性。

刘宇、黎宇科、董伟栋: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投资合作特点和趋势

图1 2015-2017年,汽车行业各领域合作案例数量统计

二、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投资合作特点分析(一)整车企业1. 美国

美国是科技创新能力和汽车产业基础都十分强大的国家,因此,美国整车企业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投资合作时,更倾向于依靠自身汽车产业基础,与科技类企业进行跨产业的融合发展,并向后市场延伸,进而构建车联网和自动驾驶产业生态。美国整车企业分为强势、弱势传统企业,以及新整车企业三种类型企业,其在投资合作时的特点也各有不同。

1)强势传统整车企业(以通用、福特为典型代表)。强势传统整车企业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对外投资合作的主线主要有三条:一是联合科技类企业共同开展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研发主要集中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人机交互、V2X通信等自身技术积累相对薄弱的方面,同时,为尽快提升企业自动驾驶技术水平,加大了对高精度导航等其他方面的合作力度;二是依托车联网和自动驾驶强化向共享出行等后服务的延伸,如通用汽车公司通过投资Lyft出行服务公司、创建出行服务公司Maven等多种方式强化向后服务市场延伸。三是在技术薄弱的人工智能和地图数据领域展开投资并购,如福特投资导航公司CivilMaps、向人工智能公司Argo AI投资10亿美元。

2)弱势传统整车企业(以菲亚特克莱斯勒为典型代表)。弱势传统整车企业主要合作策略是依托强大科技公司开展车联网和自动驾驶的竞争。如克莱斯勒和谷歌合作开展相关自动驾驶汽车发展,为谷歌的驾驶系统提供相关汽车硬件产品,同时,参加谷歌+Lyft+克莱斯勒联盟,开展向后服务延伸的共享服务。

3)新型整车企业(以特斯拉为典型代表)。其合作始终围绕特斯拉的Autopilot系统展开。前期主要与开展Mobileye视觉感知系统配套合作,利用驾驶辅助系统获得海量数据。后期与博世开展相关合作,优化其Autopilot系统,进而完善其车联网和自动驾驶技术,最终形成围绕特斯拉的产业以及出行服务生态。

表1 美国典型整车企业投资合作内容汇总分析

企业名称

内容简析

福特 开展联合研发信息6项,含2项传统整车企业合作,主要在人机交互、数据以及自身车联网系统优化方面;服务类信息7项,主要在导航、电商以及加强与业外企业产品网联联系;投资类信息2项,主要在导航、人工智能方面开展投资并购。
通用 合作信息3项,其中联合研发信息1项,开展V2X通信技术研究;服务类信息1项,与Lyft开展共享出行方面合作;投资类信息1项,收购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
克莱斯勒 合作消息共3项。其中联合研发2项,围绕谷歌自动驾驶技术开展联合研发。服务类信息1项,克莱斯勒+谷歌+LYFT将联合在后服务市场结成联盟。
特斯拉 合作信息1项,为研发合作。与Mobileye解除合作后,与博世合作开发下一代Autopilot系统。

备注:相关信息为2015—2017

2. 欧洲

欧洲的汽车制造和研发实力雄厚,但其在互联网及科技创新等方面明显落后于美中等国,因此,相关整车企业更倾向于以自己力量为主进行相关产业开发,近期有向美国科技企业寻求合作的趋势。

欧洲整车企业主要通过对外投资合作弥补自身在电子信息、互联网以及人工智能等方面的劣势,其合作投资特点主要有三点:一是整车企业开展联合研发合作主要集中在5G应用技术、车联网系统技术、感知技术、车机互联、芯片开发等偏网联化和数据应用内容。二是注重数字导航、车联网络、服务应用软件、云服务在车联网和自动驾驶上面应用的合作。三是强化导航、地图数据、AI技术等方面的投资或收购。

从上述内容可以看出,欧洲整车企业依托车联网对向共享出行等后服务领域延伸发展的投资合作,滞后于美国整车企业。同时,欧洲整车企业对外投资合作的研发重点范围覆盖了除ADAS之外的大部分领域,其研发范围较发散,这从侧面也印证了,欧洲整车和零部件体系在ADAS技术方面已经日渐成熟,如何通过在AI等方面技术的投入和研发,从低级自动驾驶向高级自动驾驶迁越,是摆在欧洲汽车企业面前的重要问题。

表2 欧洲典型整车企业合作内容汇总

企业名称

内容简析

大众 相关合作信息共16项。其中,开展联合研发信息11项,主要自动驾驶、5G通信技术、车联网系统研发和匹配(安卓)、摄像头处理技术、芯片、车机互联等;服务类信息3项,电信公司为车联网提供电信支持、开发互联网平台等;投资类信息2项,投资地图公司以及合资开展AI研发。
宝马 相关合作信息共10项。其中,联合研发信息7项,基本是于芯片、新技术、地图导航数据、5G通信技术以及德尔福等一级零部件供应商合作;服务类信息1项,在数字驾驶服务领域达成合作;投资类信息2项,主要围绕高精度地图以及地图数据展开。
奔驰 合作信息共7项。其中开展联合研发信息4项,基本是与芯片、出行服务商、一级零部件供应商联合开发自动驾驶汽车;搭载业外企业产品或技术2项,分别为车联网系统和微信;投资类信息1项,投资收购高精度地图。
沃尔沃 合作信息5项。其中开展联合研发信息3项,包括5G应用技术、自动驾驶汽车以及自动驾驶软件;应用业外企业产品和技术2项。
捷豹路虎 合作信息3项。其中在示范区联合研发测试1项;应用业外公司技术两项,分别是车载导航、云服务。

备注:相关信息为2015—2017

3. 日韩等国

日韩等国和欧洲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情况基本类似。日韩等国整车企业具有强大的汽车制造基础,日韩等国互联网和信息科技创新远落后于美中等国。日韩整车企业也主要谋求依托自身发展车联网和自动驾驶。

日韩整车企业开展投资合作特点具体如下:一是联合研发主要集中在5G通信技术应用、车联网、高精度导航地图,以及依托谷歌等科技公司开展自动驾驶研发。二是获取车联网技术授权,增加车联网功能。三是在云端服务、共享出行、进入银行卡支付系统等切入车联网服务。四是投资收购驾驶数据、自动驾驶研发团队、AI技术等加快发展。

表3 日韩典型整车企业合作内容汇总

企业名称

内容简析

丰田 合作信息共13项。其中合作研发11项,主要覆盖5G、车联网及相关通信技术、自动驾驶等;应用业外企业技术1项,是微软授权车联网技术;投资信息1项,为驾驶技术数据采集。
日产 合作信息共6项。其中合作研发3项,主要自动驾驶汽车、自动驾驶地图以及ADAS等;后服务类信息2项,分别为云端服务和共享出行服务。投资信息1项,为收购英特尔法国一个自动驾驶团队。
本田 合作信息共5项。其中合作研发3项,分别为加入谷歌驾驶系统研究体系、与软银合作人工智能。服务类信息2项,都是与visa合作,进入其支付系统。
现代 合作信息共1项,为与谷歌合作研发自动驾驶技术。

备注:相关信息为2015—2017

4. 中国

中国汽车制造基础相较于欧美日等国更薄弱,但相较欧洲、日韩等国互联网和信息科技创新更具活力。因此,中国整车企业与互联网、科技创新企业协同发展,更具优势。

中国整车企业合作具有以下特点:一是智能网联汽车合作研发涉及自动驾驶、车联网、5G通信等众多领域,如北汽和百度联合开发自动驾驶,东风集团和华为开展合作。二是车联网应用合作较多,如上汽集团使用阿里yunos系统、百度的CarLife车联网平台,长安集团使用百度的CarLife车联网平台、四维图新的高精度导航。三是非常注重向车联网服务应用拓展,如上汽使用腾讯内容服务、车音网的云端服务,长安与滴答启动的春运拼车等。四是中国整车企业缺少在AI技术方面的重大布局。五是新型整车合作更关注高精度地图、数据以及自动驾驶等方面。

表4 中国典型整车企业合作内容汇总

企业名称

内容简析

上汽 合作信息6项。其中合作研发信息1项,共建上海智能网联示范基地。技术和产品应用2项,分别是阿里yunos系统和百度的CarLife车联网平台;服务类信息3项,分别为腾讯的内容服务、车音网的云端服务以及产销传感器产品。
长安集团(含长安福特) 合作信息8项。其中合作研发信息4项,为车联网、共建实验室和开发智能汽车技术、合作推进部分领域智能化技术;技术和产品应用2项,分别为百度提供carlife等平台、四维图新提供导航;服务类为1项,为与出行服务企业联合开展拼车服务;投资信息1项,与蔚来汽车全面开展智能网联汽车合作。
东风集团(含合资子公司) 合作信息7项。其中合作研发信息4项,为研发生态卡车(与乐视)、ADAS驾驶合作、5G等方面,技术和产品应用信息1项,为前装电信公司服务卡;服务类信息2项,为出行服务。
一汽集团 合作信息2项。均为技术和产品应用信息,与中国移动电信网应用和使用四维图新货车平台。
北汽 合作信息1项。为合作研发信息,利用百度的自动驾驶技术联合研发自动驾驶汽车。
吉利 合作信息1项。为合作研发信息,与恩智浦合作开展研发自动驾驶技术。
长城 合作信息3项。其中合作研发2项,均为四维图新提供地图数据支持服务供长城研发;服务类信息1项,为和中国平安开展车联网金融业务。
比亚迪 合作信息1项。为合作研发信息,利用百度的自动驾驶技术联合研发自动驾驶汽车。
蔚来汽车 合作信息2项。合作研发1项,使用四维图新数据平台资源开展研发。投资合作1项,与长安全方面合作。
威马汽车 合作信息2项。均为合作研发,使用四维图新平台研发和利用博世汽车自动驾驶和车联网技术开展合作。
小鹏汽车 合作信息1项。为合作研发,使用海格通信的高精度导航地图开展自动驾驶研发。

备注:相关信息为2015—2017

(二)业外企业

科技类等业外企业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积极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开展合作,通过合作在车联网和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生态部分领域,形成一定竞争优势。科技类等业外企业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投资合作信息主要出自美中两国,因此,对其投资合作信息整理不按国别分类整理。

科技类企业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主线如下:一是互联网科技企业提供自动驾驶系统技术、地图导航技术、车联网数据平台等与汽车企业展开合作。二是互联网科技企业,利用自己在互联网端的优势与整车企业合作,通过互联网车载应用介入车联网服务,如微信在车联网应用等。三是芯片企业纷纷开发汽车级芯片为车联网和自动驾驶发展提供基础支撑,部分在汽车级芯片落后的企业则通过收购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上企业改善自身竞争地位,如英特尔花巨资收购Mobileye

表6 典型业外企业合作内容汇总

企业名称

内容简析

谷歌 合作信息8项。与传统整车企业合作7项,大部分是依托谷歌技术开展自动驾驶技术研发或开拓自动驾驶出行业务。与芯片企业合作1向,主要谋求对谷歌技术的芯片支持。
阿里 合作信息1项。与HERE合作发展地图导航。
百度 合作信息12项。与传统整车企业合作8项,均为依托百度自动驾驶或车联网平台开展研发或打造产品;与零部件企业合作3项,也均为依托百度技术开展自动驾驶研究。与芯片企业合作1项,主要是谋求对百度技术的芯片支持。
腾讯 合作信息1项。主要是微信在车联网上的应用。
英伟达 合作信息8项。均为支持整车、一级零部件供应商以及互联网公司的自动驾驶合作信息。
英特尔 合作信息10项。但是其涉及领域比较复杂,这从侧面可以看出现阶段英特尔在自动驾驶和车联网方面发展滞后。同时,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英特尔化巨资收购Mobileye。

备注:相关信息为2015—2017

(三)零部件

智能网联汽车关键零部件主要由国外大型零部件企业掌控。相关零部件企业合作特点如下:一是以底盘技术支撑整车企业自动驾驶研发。二是与业外企业合作关注点主要在5G通信、AI、高级自动驾驶技术。三是与芯片厂商合作争取在AI技术方面取得突破。

表5 典型智能关键零部件企业合作内容汇总

企业名称

内容简析

博世 合作信息8项。与整车企业合作3项,为提供底盘技术支撑供整车企业发展自动驾驶;与业外企业合作2项,主要在车联网5G通信以及为高度自动驾驶系统提供技术支持。投资信息1项,主要获取高清晰雷达等技术。与芯片和服务供应商合作2项,发展AI技术和推动建立卡车智能停车平台。
大陆 合作信息3项。与业外企业合作3项,主要发展高级自动驾驶系统和车联网体系。
采埃孚 合作信息2项。与芯片供应商合作1项,发展AI技术。与零部件厂商合作发展智能化内饰。
华域 合作信息1项。与韩国业外企业开展车载视觉系统研发。
哈曼 合作信息2项。与业外企业合作2项,被三星收购以及依托百度的部分技术开展车联网研究。

备注:相关信息为2015—2017

三、智能网联汽车领域合作发展趋势

未来,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竞争将围绕抢占生态圈的主导权或核心领域的主导权进行,未来不同类型的企业投资合作也将依照这一主线展开。

整车企业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合作,预计沿以下主线展开:一是强势企业利用自身的智能网联汽车,与其他企业合作构建包含出行、数据等服务的生态圈。二是部分企业利用自身汽车制造能力,与智能网联汽车生态服务圈的顶级企业合作,并为相关顶级企业提供贴牌汽车。

科技类等业外企业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合作,预计沿以下主线展开。一是围绕其自动驾驶系统吸引众多企业加盟构建产业生态圈,如百度阿波罗计划。二是依靠其强大的自动驾驶研发能力,直接与整车企业、出行企业结盟,构建出行及相关服务产业生态,如谷歌模式。三是依靠自身大数据、支付以及车联网系统等平台,与整车企业在车联网服务领域合作,最终形成车联网服务生态,如阿里巴巴依托支付宝支付、YunOS等系统,与整车企业在车联网生态系统的合作。

零部件企业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合作,预计沿以下主线展开。一是持续和科技类等企业合作,提升零部件企业在感知、决策、执行、通信等系统的信息化水平,强化智能网联类零部件的竞争力。二是加强企业在AI方面的研发和制造能力。

注:本文发表在《汽车与配件》2017年No29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