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达用车CEO高钰:用无人驾驶去改变、重构这个世界的交通

来源:搜狐汽车

发表于: 2018.01.26
   

 

原标题:盼达用车CEO高钰:用无人驾驶去改变、重构这个世界的交通

1月25-26日,2018全球自动驾驶论坛在武汉·中国光谷举办,本次论坛以“启发创新·开放共享”为主题,会议期间,盼达用车CEO高钰发表了主题演讲,演讲内容如下:

盼达用车CEO高钰:用无人驾驶去改变、重构这个世界的交通

盼达用车CEO高钰 博士

大家中午好!刚才几位嘉宾从政府、主机厂等等方面分享了很多,最后的落脚端就是应用出行这一端,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我们在做这个项目之前我们的想法,我们现在边做我们又在边想一些什么,然后我们还没有做到的我们又想了什么,希望和大家分享交流一下。

我们为什么做共享车型呢?大家更熟悉的可能是分时租赁这么一个名字,当初最火、最热的应该是网约车,为什么做这个?因为我们的初心,就是我们认为车一定会是下一代的移动智能终端,那么我们人和车之间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交互,这些交互留给我们什么样的意义,我们怎么样去改进它的?这是我们思考的事情。

我认为网约车还是人与人之间的交互,通过手机,而分时租赁是人与车的交互,比人与人的交互更近了一步。所以回顾一下我们两年多以前,我们在想这个项目,在策划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其实这些都和我们今天的主题是相关的,两年的时间我们发展到现在接近250万的用户规模,用户对新生事物从接纳到喜爱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用户促使我们只能前进,不能落后,我们只能往前做更多的突破,来满足用户的体验。我们在两年的时间内做了很多这个行业内的尝试,就是所谓的第一个吃螃蟹的,比如我们在2016年比共享单车更早免押金出行,我们把押金这个基于不信任的东西去掉了,用完全安全的第三方征信来对待我们的用户,让我们的用户更好的来接触到、使用到我们的共享汽车。之后我们又成为第一个可以在第三方APP上直接一键用车的项目,然后到去年,我们和百度阿波罗一起发布了我们一系列的计划,去年11月份发布会上我提了一个50天之后我们会发布第一个应用,按照50天来计算,就是在今年的1月初,在CES之前我们在硅谷,在百度美国研究院发布了我们正式的通过一键叫车来实现自动泊车、自动充电、自动调度的服务。当时在硅谷发布会的现场,我又说在50天后我们会在国内的一个城市实现这样的功能。

刚才说的是我们之前在想什么,然后在接下来的两年我们有了很多的经验教训,都是非常宝贵的,带给了我们很多的思考。通过两年的运行,我们认为行业最大的痛点是它的规模效应和它的边际成本不递减之间的矛盾。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了八个城市,在这八个城市中我们车的规模都是1000—3000台,这么一个量级带来的很多问题可能是几十台车,甚至是几百台车不曾面对的,我们把车当作一个载体,车与线下交互会产生数据,这个时候线下最多会有七组数据并发,我们每增加一台车会增长保险、清洁、充电、调度,等等这些问题都是并发存在的,怎么优化这些并发问题是我们最大的瓶颈,这个时候我们的经验已经不能管理这么大的数据量了,这个时候就需要人工智能,而不是人的经验,甚至不是一堆ERP或者Excel表格的应用,这个时候在去年7月份我们就开始开发线下调度的平台,先是满足我们的使用,然后希望可以向行业赋能,因为在平台上我们大家追求的都是成本的可控,那么我们对自动驾驶就有了更大的诉求,现在的问题是每调度一台车多需要一个司机,我们从A点到B点把车辆进行调度转移都需要司机,而人工一定是越来越贵的,而机器一定是越来越便宜的,所以我们必须朝着这个方向做。我们追求商业上的价值就是要控成本、增营收。这样的营收对于出行行业来说会是越来越便宜的,它的服务费用一定会是越来越便宜的,而要靠技术去降我们的成本,这是我们可以自主化、我们可以去主动解决的路径。

在运营的两年时间内,我们深刻的感受到手和脚也许真的束缚了我们的想象力,如果我们在车上放开手脚我们能做什么?我们能想什么?这是我们现在在践行的东西,我们希望通过逐渐小的、低速环境下的自动驾驶,首先把我们的调度、把我们的充电、把我们的清洁功能有所缓解,使它更好的受到应用,然后解决现在用户的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目前我们的用户去取车、还车他可能会比较,我现在是走路过去还是骑共享单车过去,或者是打车过去,这个时候我们和用户之间还有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这样的一公里面临很多的选择,其中自动驾驶也是一个选择,就是真正实现一键用车,能够让用户一出门就可以坐上我们的车,这样给用户带来的价值是非常真实的,也是用户客观的一种需求和呼声。那么我们在技术进展到这个阶段的时候,政府推进到这个阶段的时候,我们能应用什么?我们能做点什么呢?

关于未来刚才我们也听到了很多专家学者、行业领导的意见和建议,就是之后无人驾驶会带给我们什么。我想到我们必须得去做,很多事情必须得有人先行先试的做起来,做起来之后发现很多的问题,然后我们再去解决它,再去校正它,再去调整调试它,如果不做很多事情永远都没有机会。所以我们一边在积极的拥抱自动驾驶领域的各种合作伙伴,有视觉的,有语音交互的,有传感的,这个时代非常的伟大,因为各行各业特别是智能大交通领域各个细分的环节里面有非常多杰出的正在创新创业的小伙伴,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很好的解决方案。

我们围绕今天的主题,就是怎么围绕用车,车能够带给我们什么样的生活变革,今年的CES上给我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我们的车厂终于开始向着共享出行的模型去做准备了。因为对于一个真正要实现商业应用落地的共享车来说,它一定不会那么个性化,至少从外形开始,非常高兴的看到现在丰田、大众、奇瑞这些企业针对共享出行的概念车,至少在外形上越来越趋同了,这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大家朝着标准化、模块化生产的方向做准备了,手机是我们上一代,或者正在用的这一代的智能终端,这个智能终端在10年前绝对不会去比较它的屏幕的尺寸,而讲究的是我们的续航有多长,我们的手机待机时间多长,我的造型够不够酷,但是现在手机这个行业从生产开始就已经标准化、模块化了。现在设计手机一开始就是按屏幕尺寸来定义一个手机,以后我们汽车会不会也按车的屏幕尺寸来定义我们的车的大小呢?定义我们作为一个共享出行工具的标准呢?我觉得一定是朝着这个方向去发展的。

在整个自动驾驶或者无人驾驶的领域中,我们现在暂时面临的一些问题我觉得都不是问题,比如像政策层面的,我觉得凭中国人的智慧还有推动事情的能力,以及我们政府的决心,这些事情都是很容易克服、解决的,在整个智能化新范式的阶段没有哪一个人、没有哪一个国家敢于落伍或者落后了。那么在应用这一块,特别是在应用端从端到云这一块我们都是不差的,这块我们很多应用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了。唯一我们可能要突破的就是芯片,从AI芯片到车规级芯片,技术上的东西就不展开说了。

作为应用端,我们要看到的是这些问题最终的解决,最后的落脚点我们关注的是商业,商业化要真正的批量化、规范化的运营,这个时候回归的还是商业的本质——就是成本。当一个东西有标准之后成本才变得控,这个时候我们在推动商业应用落脚的时候,我们关注的是成本的可控。现在车在应用端的共享是初级的,当以后有了更多的共享车出现的时候,它一开始从生产设计端就开始是共享的,然后再到最后的应用端。刚才很多朋友都提到了,我们的交通事故的造成基本上都是人为因素造成的,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是千差万别的,我们每个人的认知,我们操作的灵活性等等都不一样,但是机器是可以协同的,它们是可以越来越聪明、越来越高效的,所以在这个层面我更相信机器而不是人。当都是机器人司机给我们开车的时候,我们会有更多的空间可以做其他更美好的事情。

这是我们作为出行应用端所想的一些东西,也是我们希望和大家一起共同探讨、共同推动的东西,谢谢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