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自动驾驶公司广州上路 着急秀肌肉还是阶段性领先?

来源:盖世汽车网

发表于: 2018.02.01
   
两家自动驾驶公司广州上路 着急秀肌肉还是阶段性领先?

不能再依靠十三行的广州,或许要依靠自动驾驶重返四大一线城市之列。

去年11月,李彦宏坐着无人驾驶汽车上了北京五环。今年2月份起,广州市民也可以拥有这种“王者体验”。

1月29日,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小马智行(Pony.ai)宣布在广州南沙开始进行常态化试运营,这也是国内首次面向公众展开的无人车试运营。

第二天,同为百度系的景驰科技旋即召开无人驾驶常态化试运营启动仪式,宣布广大市民可以在广州生物岛预约试乘其L4级无人驾驶汽车。

无人驾驶军备战已经升级为抢位战。为何最先在广州开放公众体验?在市区开展试乘体验是否安全?无人驾驶,真的近在眼前了吗?

唯快不破

“几乎所有的创新型企业,最后都是快鱼吃大鱼。”小马智行创始人兼 CEO 彭军这样告诉记者。

昨天,一段小马智行L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雨天路测的视频曝光。视频中,这辆高级自动驾驶汽车行驶在广州南沙市区开放道路上,其起步、转向、识别红绿灯、避让行人、跟随驾驶等操作都比较自然。雨天给这辆车的传感器带来不小压力,路测难度增加不少。从视频中可见,虽然号称是 L4级别自动驾驶,其驾驶位上依然坐着驾驶员 standby(准备随时接管车辆)。

不久前的1月16日,小马智行宣布完成了1.12亿美元的A轮融资。同时官宣,在2018年第一季度,小马智行会在中国广州正式推出无人驾驶运营车队,探索商业化路径。就目前表现来看,小马智行正按部就班完成这一目标。

配合广州灯光节,小马智行在南沙区的城区规划了一条线路,市民可预约试乘小马智行的无人驾驶汽车观赏灯光节作品,车内会配备技术人员。

“我们把广州南沙作为第一个试点,至少以几十辆车规模的车队展开试运营,不断积累数据、打磨技术。”彭军说。

两家自动驾驶公司广州上路 着急秀肌肉还是阶段性领先?

在广州的另一边,生物岛上,景驰科技几乎紧接着召开了无人驾驶试运营启动仪式。据景驰方介绍,这次试运营与以往工程师自己测试和一次性试乘体验不同,是真正常态化、规模化运营的无人驾驶。

据悉,景驰此次自动驾驶车队的规模也达到两位数,为市民提供全天候的无人驾驶体验,大众可以通过公共渠道进行排队预约进行体验。需要指出的是,景驰提供的试乘体验,依然有技术人员在驾驶位陪同。

景驰方面表示,此次的“常态化“意味着在广州生物岛的试运营将持续三个月以上,并在此后逐渐扩大试运营区域。

启动仪式当天,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昌祥、广东省经信委副调研员陈杰辉、市工业处副调研员邱武强和景驰科技CEO王劲一同出席活动并试乘无人车。

沈昌祥在试乘后表示:“我期待中国的无人驾驶能在广州先试先行。”

两家自动驾驶公司广州上路 着急秀肌肉还是阶段性领先?

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昌祥

 为什么是广州?

此前的2017 年8月, 景驰与安徽省安庆市签署了全面协议,计划在 2017 年底前在安庆投放 50 辆无人车进行运营测试,没想到却被广州截了胡。

“说到底就像找男女朋友一样,肯定还是看上眼了。”彭军向记者玩笑说。

2017年10月,中国邮政发行“党的十九大”纪念邮票,其中邮票小型张图案选用天安门、华表作为主体设计元素,融入深圳、上海、杭州城市风光和国歌曲谱元素。

这被解读为中国四大一线中心城市从“北上广深”变成“北上深杭”。地位尴尬的广州秣马厉兵,给予自动驾驶全面支持。

据悉,广州南沙开发区管委会与小马智行达成合作,批准小马智行在广州南沙建立全国总部及设立自动驾驶研究中心,而广州南沙也已规划并建设专属区域。

去年12月28日,景驰科技在广州宣布,其全球总部落户广州市黄浦区开发区。广州方面也表示,广州市开发区将提供在人才、政策、资金、场地和产业链建设上的全方位支持。

现在看来,广州的“尝鲜”还只是官方的政策支持,并没有的实际的法律“撑腰”。2017年12月18日,北京市交通委就正式发布自动驾驶实际道路测试规范指导文件。这被认为是国内首个自动驾驶法规。根据规定,在中国境内注册的独立法人单位,可申请自动驾驶车辆临时上路行驶。测试主体应具备赔偿能力,应购买相关保险或提供事故赔偿保函。

军备竞赛or阶段性领先?

“在我们的认知里,车上有安全员的都只能叫测试。”

聚焦于限定场景(高速公路)下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的图森未来CEO 陈默认为,小马智行和景驰科技此举都不能算作常态化试运营。

“通常的商业路径是:有安全员–无安全员–无安全员并且收费–规模化无安全员并且收费。如果有安全员也算的话,那我们半年前在曹妃甸的路测也能叫试运营。”

所谓安全员,即坐在自动驾驶车辆驾驶位,随时准备在车辆出现状况时接管车辆的专业人员。“我们目前还做不到无安全员路测,今年底可能可以开始无安全员测试。”陈默说,“目前只有谷歌能够做到无安全员的路测。”

无安全员的自动驾驶路测尚未成熟,上述两家自动驾驶公司缘何在这个时间点推出面向公众的高级自动驾驶路测?

“两个字,融资。”陈默说。他的猜测并非没有道理。

小马智行CEO彭军此前在接受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记者采访时表示,现阶段自动驾驶最重要的两方面竞争,一个是人才,一个是资本。小马智行也曾对外表示,自动驾驶赛道会是一个长周期赛道,一段时间内技术和产品的领先性都会是重要竞争力。

目前赛道上引人注目的几家明星公司,在军备粮草上都不容小觑。

成立于2016年12月的小马智行,成立之初获得红杉资本中国基金、IDG资本1500万美元天使轮投资,2018年中旬宣布完成1.12亿美元 A 轮融资。其两位创始人,一位是前百度 T11级工程师(仅次于李彦宏)、百度首席架构师,一位是被业内尊称为“楼教主”的编程鬼才楼天城。

为加速商业化进程,小马智行还引入了原工银国际 TMT 投资团队负责人胡闻加入担任 COO,暂代 CFO,负责商业化、战略合作等工作。

跟小马智行同赛场竞争的景驰科技身上也有着百度基因。其创始人王劲是原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离开百度创立景驰后,王劲与百度在专利技术上一直牵扯不清。

两家自动驾驶公司广州上路 着急秀肌肉还是阶段性领先?

尚在百度时,王劲在不同场合提起过“三年商用,五年量产”的口号,离开百度、创立了景驰科技的王劲依然不改高调,宣称景驰是“世界上最快的无人车公司”。2017年9月,景驰获得5200万美元 A 轮融资。

即便被百度告上公堂,王劲依然对外宣布从 2018 年第一季度起,全年将量产500到1000辆无人驾驶车。不过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此处的“量产”,说是“改装”似乎更合适。

跟景驰科技、小马智行瞄准 L4级别乘用车市场不同,图森未来聚焦于L4级别卡车市场。CEO陈默是10年连续创业者;CTO侯晓迪是加州理工大学计算与神经系统博士、拥有十多年计算机视觉研究经验;COO郝佳男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博士、前淡马锡国家实验室研究员;首席科学家王乃岩是香港科技大学博士,2014 Google PhD Fellow计划的入选者。

切入卡车自动驾驶领域后,陈默还专门去日本招兵买马,邀请来了早稻田大学博士,曾领导过丰田L4级别自动驾驶项目的吴楠。去年11月,图森获得5500万美元 C 轮融资,此前,图森还获得英伟达的战略投资。同月,陈默还玩了把全球首次卡车无安全员路测,并邀请了工信部部长苗圩、副部长辛国斌等在位于上海的国内首个“国家智能网联汽车试点示范区”封闭测试区体验L4级别自动驾驶无人卡车。

自动驾驶的特性决定了这是一门重资产的生意,这也同时意味着,现阶段自动驾驶行业的竞争逻辑是:谁能更快找到更多的钱、集结更多顶尖人才,谁就能领跑这个赛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