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系高精地图创业者获亿元融资 自动驾驶“痛点之一”如何突围?

来源:盖世汽车

发表于: 2018.02.27
   
百度系高精地图创业者获亿元融资 自动驾驶“痛点之一”如何突围?

一场围绕高精地图的“量产大战”即将开打。

近日,高精地图创业公司宽凳科技对外宣布完成数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IDG资本领投,成为资本、澜亭资本等跟投。

公开数据显示,宽凳科技是一家完全专注于众包高精地图的科技创业公司,主要为自动驾驶行业提供底层数据服务。其核心成员多来自于谷歌及BAT等互联网企业。

宽凳科技成立至今,已经完成了多项行业创新技术的突破。比如,利用纯视觉模式替代激光雷达,解决了高精度与低成本之间的矛盾,使众包模式成为真正可落地的商业模式;另外,基于人工智能的全新地图加工工艺,解决了规模化地图生产的瓶颈问题。

宽凳科技创始人兼CEO刘骏认为,地图服务作为自动驾驶的基础环节,已经成为行业快速推进的痛点之一。此轮融资过后,宽凳科技将继续专注于智能高精地图系统研发、规模化生产等方面,并将同合作伙伴开展多种合作模式的探索。

百度系高精地图创业者获亿元融资 自动驾驶“痛点之一”如何突围?

图片信息来自网络

刘骏也是百度系进入自动驾驶行业创业的又一员大将。

2013年9月,社交搜索云云网创始人刘骏被证实加盟百度,担任百度担任百度技术副总裁,负责百度战略技术委员会运作,并且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在创办云云网前,刘骏曾任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兼 全球工程技术总监,负责谷歌的中文搜索服务及工程团队的组建与研发工作。

此后,刘骏作为百度LBS的负责人,除了想办法从各个部门协调资源外,战略当然归他管。在2014年的LBS年会上,刘骏发表了主题演讲,相比于此前接手百度糯米年会上短暂的“旨意式”发言,其在LBS年会上的主题演讲算是其加入百度后的第一篇“施政报告”。

坊间传言,刘骏在职时,曾把百度地图市场份额做到70%。

在2016年的一场行业活动上,时任百度副总裁的刘骏发表了一个主题演讲,谈及百度的高精地图,他表示百度高精地图数据自动化处理程度已达到90%,能自动识别包交通标志、地面标志、车道线、信号灯等上百种目标,相对精度达0.1-0.2米,达到业内绝对领先水平。

但在随后,百度发布“智慧汽车战略”,并与长安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仪式上,过往曾经多次高调亮相,和智慧汽车项目颇有渊源的百度副总裁,LBS事业部总经理刘骏却不见了踪影。

这要追溯到2015年,就在同一个场地,刘骏曾陪同百度CEO李彦宏与Uber全球总裁卡兰尼克签署全球合作协议,一时风光无限。然而此后,其命运就变得颇为多舛了起来。

据了解,在和Uber签约后不久,刘骏率领的LBS事业部就被一分为二。再之后,百度宣布刘骏不再领导任何具体业务,调入百度战略规划部,退居二线。

工商信息数据显示,2017年1月10日,宽凳(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新增自然人股东刘骏,企业信息也由云开晨光(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正式变更为宽凳(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此后,2017年6月12日,宽凳(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北京宽凳时代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橙图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赑拓咨询合伙企业三家法人股东。2017年8月18日,公司再增加北京天使极融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一家法人股东。

而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在2017年8月18日正式变更为刘骏。

自立门户无疑是最佳的出路。而高精地图,也是众多挤入自动驾驶创业公司的必争之地。

美国加州车管局2月初发布的报告显示,自动驾驶当前的主要难题还是复杂的交通环境造成系统出现脱离。高精度地图配合传感器是目前应对复杂交通环境最有效的方案。

作为自动驾驶的必要支撑,高精度地图必须维持底层车道数据的精确性,并能够进行动态路况信息的实时更新;最终提供基于不同车主驾驶习惯进行个性化驾驶服务。

国内上市公司中,四维图新在“高精度地图+芯片+算法+系统平台”产业链布局完整;中海达合营企业武汉中海庭从事高精度地图的采集和制作,2017年引入上汽集团作为战略股东。

另一家公司高德地图则在2014年便开始了高精地图的研发,并在当年获得亚太地区第一个,也是全球第二个高精地图商业化订单。

百度系高精地图创业者获亿元融资 自动驾驶“痛点之一”如何突围?

2017年,高德完成了国内32万km的高精地图数据,与国家测绘局共同完成了高精地图偏转插件的测试。同时,基于众包采集、大数据处理和云计算平台,高德地图已经建立了一套自动化的在线采集流程。

在1月24-25日举行的高工智能汽车行业年会上,高德高精地图产品总监谷小丰表示,和高德地图的整体策略一样,高德高精地图也是要为产业“赋能”,自动驾驶的发展离不开高精地图,在实现自动驾驶的过程中,高德将逐步推进地图数据的高精度化,进行更有效、更低成本的数据采集、自动化处理、以及更加有效率的发布。

而在海外市场,HERE是全球不可忽视的高精地图龙头之一,早前被德国三大汽车厂商(宝马、奥迪和戴姆勒)组建联合财团收购,围绕HERE构建庞大的生态体。

此外,英特尔在去年宣布收购HERE公司15%的股权,双方将在无人驾驶汽车和物联网技术方面进行合作。不久前,HERE最新一轮引入的投资方分别是博世和大陆两家企业,博世和大陆分获得5%的股权。

百度系高精地图创业者获亿元融资 自动驾驶“痛点之一”如何突围?

Here地图为了增强自动驾驶功能,在去年对外发布了云导航服务,能够增强汽车的“高级驾驶员辅助系统”,有助于加强汽车自动驾驶功能。

就在近期,宝马以及戴姆勒宣布将为其未来自动驾驶汽车安装HERE高清实时地图。HERE高清实时地图是一个基于云计算的服务,由不同的平铺层组成,具有高精确度,可通过多数据源持续更新。

除了宽凳科技,去年底,另一家高精地图初创公司极奥科技宣布完成数千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投资方为软银中国资本(SBCVC)。这一轮资金主要用于布局交通场景重构。极奥科技是一家利用众包车辆数据,生产高精度电子地图的企业。

而对于高精地图的“量产”,中海庭董事长罗跃军此前在接受《高工智能汽车》专访时指出,目前国内尚无哪个初创公司能提供量产级的技术解决方案,更多是在高速、无树木或楼房遮挡、电磁干扰的环境下才有可能实现。

在罗跃军看来,L3级别以上的自动驾驶汽车上市后,通过这些车辆获得的轨迹数据才是真正的大数据。这正是中海庭母公司光庭信息与上汽战略合作的原因之一。

可以看到,高德在去年初宣布了与德尔福合作,并在自动驾驶汽车开发测试期间,免费向汽车行业的合作伙伴提供高精度地图数据;百度更新的Apollo平台中,HD Map被加入开源项目,并与北汽、长安开始合作。HERE已与ABB携手,四维在新兴造车企业里选择威马、蔚来、禾多科技等共同研发自动驾驶。

各家图商、互联网公司正纷纷与车厂连线,以期在高精度地图的争夺中获得主导权。

在罗跃军看来,可以预见,3到5年内,高精度地图将处于跟进自动驾驶的研发起步阶段,而法律法规、标准化也将是影响国内高精度地图甚至自动驾驶取得突破的关键。

持有类似观点的还有谷小丰,在他看来现在有很多在高精地图上没有进一步解决的问题,比如说测绘相关的政策法规的进一步开放,还有高精地图的功能安全等级定义。

我们(高德)做了三年自动驾驶地图,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个行业里真正拿出来数字化实证的东西还是比较少的。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动驾驶是一个新行业,但是大家还是要持续的朝这个方向去努力,否则会误导整个行业。

未来作为图商而言,可能更多会去看在云端究竟能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比如如何适应多种传感器而提供不同地图图层;如何对高精地图进行快速更新、快速融合。这些都需要跟自动驾驶产业内无论是车企、传感器厂商、Tier1等角色更广泛地合作。

在谷小丰看来,接下来还有很多政策的问题需要整个行业内大家一起推进,包括审图、自动驾驶技术测试,以及未来众包场景下的政策确定等。

而关于目前高精地图众包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政策法规准入问题。

去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再提自动驾驶。《关于审慎放开地图精准测绘,降低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壁垒》的提案将关注点放在了更细化的地图测绘方面。

李书福主要表达了放开测绘资质的诉求,在保证国家信息安全的前提下有条件地向部分自动驾驶技术开发企业开放地图测绘资质,降低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壁垒。

由于地图测绘可能涉及到国家信息安全等重大问题,《中国人民共和国测绘法》和《测绘资质管理规定》对测绘行业的发展制定了严格的标准。《测绘资质管理规定》将标准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需要进行测绘数据采集并提供相关信息成果的单位要申请《测绘资格证书》才能从事相应资质范围的活动。

此前,易图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志钢曾表示,一个需要立法解决的是,众包采集自动驾驶高精度地图数据的合法性问题。“众包是指每个用户都参与到制图当中,每辆车在运行时都往后台发送测绘信息,人人都在做测绘。众包就是大众参与了测绘过程,但是测绘活动是只有具备测绘资质的公司和拥有测绘证的人员才能做,大众是不可以参与测绘活动的。”

在他看来,将来自动驾驶是需要实时更新,不用众包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但众包是违反《测绘法》的,即便有资质的测绘公司,也是不被允许通过众包做地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