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来源:盖世汽车

发表于: 2018.08.03
   

7月底,美国专利商标局(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公布了苹果公司3月份提交的名为“舒适档案”(Comfort Profiles)专利申请。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这项专利显示,苹果的自动驾驶汽车系统可能会通过监控传感器探知乘客的眼部运动、身体姿势、手势、眨眼、体温、心跳、汗水、头部位置甚至瞳孔的变化。而系统会根据监控传感器分析出的乘客数据,并制定一套合适的驾驶策略,减少乘客的恐慌感。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有这么注重用户体验的人性化表现,难怪苹果的自动驾驶技术会被人掂记。前不久,苹果前员工张晓浪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指控苹果前员工窃取商业机密,就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

目前案件还在审查阶段,结果未知。涉嫌泄密的苹果前员工则将会面临被判决最长十年的有期徒刑,附带25万美元罚款。

这次事件,又一次引发了人们对自动驾驶领域知识产权纠纷的关注。

近几年,自动驾驶领域已吸引了超过千亿美元投资,本应埋头研究的高科技企业,因核心技术人员离职创业或转攀高技,出现了大量泄密事件和知识产权纠纷,围绕人才和技术的争夺也愈加激烈。

 跳槽侵权事件屡见不鲜

如今的自动驾驶领域,高管的挖角、工程师的跳槽、信息的窃取已经司空见惯。像苹果公司携秘叛逃的事情,特斯拉、谷歌、百度这样的巨头都曾经碰到过,这些技术领先的大企业都面临人才流失,技术泄密的尴尬境地。

越来越多的相关公司拿出来的技术、做出来的产品趋近于同质化,已经难谈创新。由侵权引发的纷争时有发生,通常也较为复杂,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有害无利。

案例1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2017年初,特斯拉公司自动驾驶团队前项目经理斯特林·安德森(Sterling Anderson)离开特斯拉,与谷歌的前高管克里斯·厄姆森(Chris Urmson)联合创立从事自动驾驶的Aurora公司。

2017年1月26日,特斯拉起诉安德森违约,指控其窃取公司保密信息以及从公司汽车自动驾驶团队挖人。他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厄姆森以及二人的创业公司Aurora也在被告之列。

在起诉状中,特斯拉指控安德森窃取公司自动驾驶项目的保密信息,以及违反禁止招揽公司员工的协议约定,要求法院判决禁止各被告不得使用其保密信息、在安德森离职后一年内不得招揽公司的员工,并且要求持续审计Aurora的系统,以防后者不当保存或使用特斯拉的专有保密信息。此外,特斯拉还提出了金额待定的赔偿要求,包括赔偿律师费等诉讼费用。

2017年04月19日,特斯拉和安德森宣布达成和解。Aurora同意与特斯拉签订为期一年的禁止招揽协议;Aurora同意独立第三方在2018年2月前对其文件系统进行审核(计),以确保公司未使用特斯拉指控窃取的任何数据;该创业公司同意支付特斯拉10万美元。

 案例2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2016年1月,谷歌自动驾驶项目联合创始人之一安东尼·莱万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和谷歌地图原负责人Lior Ron从该巨头离职,联合创立了Otto公司,研发卡车的自动驾驶系统。成立不到半年时间,Uber以6.8亿美元收购了这家40人团队的公司,并让莱万多斯基主管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

2017年5月,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起诉Uber窃取自动驾驶技术资料,起因是谷歌前员工安东尼·莱万多斯基窃取14000份关于激光测距雷达的机密文件并将其泄露给Uber。

2018年2月份,Waymo宣布与Uber就双方之间的自动驾驶技术有关诉讼达成和解。和解协议上规定,Uber向Waymo提供0.34%的股份,并保证不在自家车辆中使用任何Waymo的软件或硬件。其间莱万多夫斯基被解雇,而Uber 创始人及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辞职。

案例3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2017年12月,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原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要求景驰公司停止利用该商业秘密从事与百度相竞争的自动驾驶相关业务、判令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

来百度之前,王劲在甲骨文、Informix、E-Loan等位于美国硅谷的多家公司任职,并在回国后历任阿里巴巴资深技术总监、EBay中国CTO、EBay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

百度起诉王劲有三方面主要原因:一是违反竞业并招聘百度相关人员;二是百度在职期间注册景驰公司;三是通过离职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的方式窃取公司机密等。

最终,百度跟景驰达成和解,而王劲从景驰公司离职。另外,景驰还正式加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成为Apollo合作伙伴。

案例4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在2017年3月底,神州优车对原硅谷实验室四名异常离职员工发出律师函,称公司已掌握四人在职期间及辞职以后涉嫌侵犯公司知识产权和泄露商业秘密等证据。

这四名员工为李岩、寇真真、钟华、霍达,四人均在神州优车硅谷实验室负责研发自动驾驶技术。

前述四名原神州优车硅谷实验室核心员工被指在职期间参与了“景驰科技”的创立,并在此后加入了该公司。

时任景驰科技首席架构师的李岩曾为神州优车硅谷实验室负责人之一,他拥有清华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和卡内基梅隆大学人工智能博士学位,曾在微软亚洲研发中心担任研究员,并曾担任Facebook基础架构负责人。

3月14日,前述四名神州优车员工集体辞职。3月29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地区法院正式对该四人发出《临时禁止令》(TRO),限制该四人及其利益相关的第三方个人或机构以任何方式侵犯优车科技知识产权和商业泄密,直至法院正式作出裁决前,制约对象都不得违反上述规定。

案例5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2018年1月,法拉第未来(FF)对公司前CFO斯特凡·克劳斯(Stefan Krause)提起诉讼,指控他窃取了部分商业机密,并不当地邀请FF员工加入他的初创公司。

克劳斯2017年10月离开FF,创立了名为EVELOZCITY的新公司。原FF首席设计师理查德·金(Richard Kim)和和原FF车辆工程主管索艾尔·默钱特(Sohel Merchant)也加入了克劳斯的新公司。

当时,FF发布声明,称将采取法律手段对其“渎职”行为进行反击,FF提起的诉讼中提到了公司前CTO乌瑞克·克兰茨(Ulrich Kranz),说他也参与了招募员工的计划当中。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的法律教授Bryant Walker Smith认为:“考虑到自动驾驶领域中存在着太多重叠及相互冲突的利益,这场与人才及技术理念密切关联的竞争,将不可避免地让更多公司及个人对簿公堂,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争端。”

投资兼并引发行业动荡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作为汽车界共认的未来发展方向,自动驾驶对于汽车行业甚至是交通运输业有着深远的影响,也是人工智能落地的最大场景之一。但是目前自动驾驶距离商业化尚远,仍处在前期烧钱阶段。

目前做自动驾驶的企业,真正有实力的是以福特、通用、宝马等为代表的头部车企,和以谷歌,英特尔、百度等靠技术著称的互联网科技巨头,这些企业通通的资金雄厚,可以不惜重金兼并规模小但技术领先的公司,以取得技术上的领先优势。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比如,英特尔斥资153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的ADAS技术提供商——以色列企业Mobileye。Uber以6.8亿美金的估值收购自动驾驶卡车公司Otto。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通用汽车公司以10亿美元买下了位于旧金山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用5亿美元和打车应用Lyft打造自动驾驶网络等。福特汽车 10 亿美元投资一家人工智能公司Argo AI,以发展自动驾驶技术。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德尔福汽车以4.5 亿美元收购自动驾驶软件开发商NuTonomy。大陆集团以4 亿美元收购以色列汽车网络安全公司Argus Cyber Security。

与此同时,外界的各路资本发现自动驾驶未来有利可图之后,也纷纷投下巨资。

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统计显示,2014年-2016年全球自动驾驶领域投资已超过800亿美元。

据“中国自动驾驶投资笔记”资料显示,2017年国内大约有43亿美元流向了自动驾驶研发和制造领域。其中有9亿美金投到了自动驾驶的核心领域,如单点技术方案、整体解决方案以及传感器和计算硬件研发。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以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作为主要方向的创业公司,一共达到26家,其中22家创业公司得到了资本市场的青睐。据不完全统计,这22家创业公司融资规模超过80亿人民币。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比如,图森未来公司2015年9月获得新浪50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2017年11月获得了5500万美元C轮融资。后起之秀Roadstar.ai公司2018年3月获得了1.28亿美元A轮融资。

原有行业巨头对小型企业的兼并,以及大批外来投资的涌入,让自动驾驶领域处于风口之上,市场关注度高,赢得投资的机会增大。前面提到的Cruise Automation,在并入通用汽车后,今年又得到软银的22.5亿美元投资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范例。

当“创业钱途”被充分肯定后,人工智能创业潮与人才大战便不可避免地展开了。不少在自动驾驶领域颇有建树,想做出一番事业,实现人生理想,赚到更多金钱的技术精英,都愿意利用在原公司的技术积累和人脉,自立门户去创业,或离职另谋高就,而他们的工作变化还会引起相关员工的连锁反应,导致该领域人员流动频繁、知识产权纠纷众多。

 技术壁垒与拿来主义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2018年1月,知名市场调查机构Navigant 发布了一份无人驾驶报告中对全球19家旨在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厂商进行了盘点,从市场战略、合作伙伴、生产实力、技术、产品能力、销售及营销和分销能力、产品线和续航时间等方面进行了评价。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前五名是通用、Waymo、戴姆勒-博世、福特、大众,前10名中,除了Waymo,均为传统车企或传统汽车零部件企业,而我国企业的唯一代表百度排在第14位,比前一年上升了4位,苹果第一次入榜,排在第18位,而自动驾驶的元老特斯拉位居末席。

根据德国科隆经济研究所(Cologne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的分析,从2010 年到2017 年间,共有5839项与自动驾驶相关的专利,博世以958 个专利数量位居第一,奥迪持有自动驾驶专利数为516 项位居第二,第三则是德国大陆集团,439 项。接下来是福特、通用、宝马、丰田、大众、戴姆勒,而自动驾驶的先驱谷歌持有338 项,仅居第10位。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可见,自动驾驶实力最强是传统大型车企或零部件企业,而大部分与自动驾驶相关的专利也被大型的传统车企及零部件企业把持,它们对自动驾驶有前瞻性的投入,在技术竞争中占据着专利优势。

而在目前众多自动驾驶相关企业中,初创公司占了很大比例,如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自动驾驶汽车行业发展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报告显示,在获得美国加州自动驾驶许可的45家公司中,初创公司占比47%,接近总量的一半。

国内专注于自动驾驶技术的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数十家。大多创始团队以有多年研发经验的海归为主,多为海归、博士、人工智能专家,在相关前沿技术领域,都有多年的研发经验。

由于自动驾驶涉及图像识别、物体检测、神经学领域、成像系统算法、机器视觉算法、视觉感知等多种技术,有较高的技术门槛。项目研究过程中可能会涉及到上千种专利技术,而这些技术在一定年限内是受保护的,因此,要想在不侵权的情况下去研究新的解决方案是非常困难的。

因此,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奉行拿来主义,几乎成了初创公司的必然。因此,人才流动引起的知识产权纠纷也就再所难免了。

其实,在这个自动驾驶行业上升的年代,和真正跳槽引起的侵权事件数量相比,其实发展到起诉阶段的案例还是比较少的,但如果考虑到自动驾驶行业的公司数量和技术人员数量,侵权官司发生的比例并不算小。

不过,百度起诉王劲有些意思,由百度前核心员工创办的自动驾驶公司超过10家,创始人级别员工超过15名。为什么唯独王劲遭到起诉?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一方面,知识产权维权的成本非常高,企业要打知识产权保护的官司需要投入很多人力物力和财力,加上我国知识产权法律体系还不是很健全,审案过程也会拉得很长。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面子上过得去,国内企业并不会起诉前员工,客观上也纵容了这种侵权行为。

另一方面,王劲后来的创业、融资过程过于高调,作为百度负责自动驾驶团队的负责人,王劲涉嫌窃取了百度的核心技术,又大肆挖百度的技术骨干跳槽,触及了百度的核心利益,以至于百度不得不借起诉最“位高权重”的王劲,警示那些在自动驾驶领域创业的前员工,离职创业要考虑到必要的法律风险。

  人才匮乏与重金诱惑

竞争如此激烈的自动驾驶领域,快速及频繁的人事变动已经变成了常态,高管跳槽、离职创业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一方面,自动驾驶行业,虽然传统的大企业在技术研发、专利上有优势,但在这种公司中,优秀的技术人才并没有决策权,不能把握研发的主动权,因此,自行创业成为了技术精英的首选。

此间的风云人物王劲曾说:“无人车是一个快鱼吃慢鱼的产业,谁跑得更快,谁就会有更多的胜出机会。但是在大企业里,遇到了很多的挑战,当你去做一个决策时,要平衡非常多的关系,有很多的权衡和折中。但是,在创业公司里,这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另一方面,自动驾驶行业受到资本追捧,初创公司经常会面对大企业抛向自己的“收购”橄榄枝,对于那些技术精英来说,既能满足自己的技术理想,也能挣到更多的钱。何乐而不为呢?

伴随着自动驾驶行业的风生水起,自动驾驶技术人才变得越来越稀缺,而初创公司的增多也加剧了人才的紧缺。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得到福特10亿美元投资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Argo AI,福特投资前只有十余名员工,现在员工数量达到约330人,增加近26倍。

Cruise Automation在得到通用投资之前,只有约40名员工,但在得到通用汽车和软银的大笔资金支持后,该公司的员工已增至740人。

根据AI招聘服务商TalentSeer创始人Alex Ren的估算,去年北美地区人工智能开发相关职位的供求比例接近1:3,国内的情况更加极端,甚至接近1:10。

全球职场社交平台领英的统计显示,10个有关人工智能的职位中,有9个处于空缺的状态,而机器学习技术、智能芯片及程序编写相关岗位的人才最受欢迎。领英发布的《全球A I领域人才报告》,中国相关人才仅有7万人左右。

由于人工智能专家十分稀缺,高等院校的一流学者也成了大型科技公司的招聘目标。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比如,Uber 2015年从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人工智能项目挖走了40人,聘请他们为其开发自动驾驶汽车。过去几年,斯坦福大学有4名顶尖人工智能学者离开了教授岗位。在华盛顿大学的20名人工智能教授中,有6人离职或半离职,转而为外部公司从事项目。

这些一流学者的离职,导致能够讲授这项技术的教授数量减少,而高等院校通常到了研究生阶段,才会开设人工智能、算法相关的课程。这意味着每年对口人才的产出量十分有限。每年,一所学校人工智能、数据算法相关专业的硕士毕业生约20-30位,博士大概10位,教师的流失让相关人才更加紧缺。

人才的紧缺导致人才的争夺更加激烈,人工智能相关人才的薪酬也是水涨船高。

2017年,美国国际数据集团的报告称,初创公司给入门级人工智能相关岗位开出的薪资比整体薪酬水平高出110%,中级岗位高出90%,高级岗位高出55%。

据9位与大型科技公司有过合作或者收到过录取通知的人士透露,无论是刚毕业的博士,还是学历较低但经验更为丰富的技术人员,典型的人工智能专家年薪都在30万至50万美元,甚至更多,而且还能拿到公司股票。

人工智能领域的知名人士,在四五年的时间内获得的薪酬和公司股票可以达到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美元。薪酬最高的是具有人工智能项目管理经验的高管。

谷歌在法律文件中披露,作为该公司自动驾驶汽车部门负责人之一,安东尼·莱万多斯基2007年开始在谷歌任职,他在加盟Uber之前总共获得超过1.2亿美元奖励。

一跳槽就吃官司?自动驾驶江湖为何频现“碟中谍”

2017年11月,第十九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人才与智力交流大会上,企业为人工智能相关专业应届生提供的岗位年薪达30万元至50万元。

作为手握领先技术的巨头们,侵权官司和变相高价收编成了他们保持优势的常用手段,一是为了限制人才流动,二是打击竞争对手,阻碍新团队进入竞争。

由于人才短缺的问题无法在几年内得到缓解,自动驾驶高级人才或者自立门户,或者跳槽到更适合自己的新公司,都是在谋求事业上和经济上更好的发展,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自动驾驶作为技术驱动的新兴行业,未来必将还会在专利等方面遭遇各种问题,各种商业战争纠纷肯定不会少。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要想在大潮之中独善其身,一方面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合法利用前人的成果,另一方面要扎扎实实做技术创新、对行业的发展保持耐心,并合理运用知识产权相关法规保护自己的权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