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芯片进阶之路

来源:盖世汽车

发表于: 2018.08.13
   
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芯片进阶之路
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芯片进阶之路

 

图片来自“123rf.com.cn”

假如你的手机最近卡得没法用了,需要买一部新的,并且只想买苹果,你是会选择买个iPhone X,还是先忍耐一下下,静待两个月后就可上市的新款iPhone 9呢?

如果你的预算足够,当然可以先买个iPhone X“凑合一段时间”,待iPhone 9上市之后再买一款iPhone 9;然而,对预算不能支持在短短两个月内买两台iPhone的人来说,这可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你的焦虑在于:如果要买iPhone 9,这两个月的等待期会显得特别漫长、特别难熬,而且,由于旧手机卡顿严重影响沟通效率,你可能损失了一个客户,进而损失了两万块年终奖;然而,如果现在买个“最先进”的iPhone X,再过两个月,待iPhone 9一上市,你好不容易攒了几个月前钱的iPhone X变成了“落伍产品”,不仅“不够体面”,而且,性能确实也跟新品差了一大截!

“买得越早,越早落伍”,已经成为用户在选择智能硬件产品时的最主要焦虑之一。

当汽车开始变成智能硬件产品时,消费者同样会被类似的问题困扰;而且,由于汽车所涉及的金额是一部iPhone的数十倍,因此,消费者的焦虑也就被放大了数十倍。

不过,特斯拉最近放出了一大招:从明年开始,新老特斯拉用户均可享受主板免费升级服务。也就是说,到了2019年,哪怕你是在2015年就买了Model S,不用再掏一分钱,便可无偿享用跟2018、2019年的新车上同等配置的主板!

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开了四年,不仅没贬值,反而可以免费提升配置、提高性能,你说这事美不美?

从2015年10月份开始鬼鬼祟祟地谋划自研自动驾驶芯片,到如今大大方方地将自研的成果公之于众,并在业内独家推出具有颠覆性的“主板免费升级”方案,特斯拉已经探索了将近三年时间。这三年,马斯克都是怎么走过来的?

1.

2014年9月,特斯拉决定在新车上搭载半自动驾驶系统。得益于Mobileye公司提供的芯片EyeQ3的支持,Autopilot 当时成为特斯拉最大的卖点之一。

不过,特斯拉很快就发现,Mobileye的方案无法满足特斯拉自动驾驶能力快速迭代的需求。也就是说,双方无法实现“精神上的共同成长”,这种关系无法长久。

众所周知,Mobileye采用软硬一体化路线,将算法直接封装在芯片上,这样虽然给客户带来了使用上的便捷,也可以通过算法和芯片的最佳匹配境地功耗,但也牺牲了芯片的灵活性。

特斯拉自动驾驶部门的一位骨干成员说:我们在用Mobileye的芯片做测试的时候就发现,算法不能改、无法实现快速迭代。我们希望把芯片和算法剥离开,采用可编程的芯片,在这个芯片上进行算法研发,跟场景结合。

对习惯了搞纵向一体化的马斯克来说,与其再找一个芯片供应商,不如自己上。于是,2015年6月,马斯克在特斯拉位于Fremont的工厂亲切接见了经朋友引荐而来的硅谷著名黑客George Hotz。

是有传奇色彩的人物,2007年,18岁的他成了全球首个破解了iPhone核心基带的黑客,后来,他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读完博士后开始涉猎无人驾驶汽车研究。那天下午,44岁的马斯克跟26岁的聊得很投机。

谈到现在自动驾驶市场,恃才傲物的George Hotz对当时正如日中天的Mobileye表示了无情的蔑视,他说Mobilye的产品都是过时的,并且,“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就是不断地游说政策制定者,使其降低那些没有使用他们的芯片的车型的安全等级”。

然后,George Hotz慷慨激昂地说,他觉得自己有能力”打败Mobileye“。

这番话,让马斯克听得热血沸腾,他觉得眼前这个比自己小18岁的年轻人,就是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他也正是自己要找的那种人。于是,马斯克就毫无遮掩地对George Hotz说,希望能合作开发一款可以超越Mobileye方案的芯片。

也觉得,有了特斯拉的资源支持,他将如虎添翼。因此,虽然嘴上说的是“我回去考虑一下再答复你”,实际上已经有八九分心动了。

不过,过了两天,George Hotz收到了马斯克的邮件,里面写的却是:坦白地说,我并不是找外部合作伙伴,我是希望你能够全职加入特斯拉,等芯片搞出来并经验证达标后,再给你500万奖金。

然而,这个“得寸进尺”的提议,遭到了George Hotz的断然拒绝。他说:“拜托,大哥,我并不需要找一份工作啊。不需要加入特斯拉,我就可以打败Mobileye,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马斯克回复了一句“OK”。然后,双方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2.

在与马斯克会晤的四个月后,也就是2015年10月份,George Hotz成立了自己的自动驾驶公司comma.ai,并很快有了本田等几个客户。

消息灵通的马斯克当然是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一消息,他意识到,George Hotz未来说不定会成为特斯拉的竞争对手,不能再指望他来帮自己搞芯片了。于是,11月份,马斯克开始在推特上招聘芯片工程师了。

不过,尽管马斯克不再指望George Hotz了,但曾经跟George密谋“搞事情”的绯闻却给特斯拉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在George Hotz创办了Comma.ai后,《彭博商业周刊》对George Hotz做了个深度报道,那篇长达10000字的报道于2015年12月16日发出,里面也提到了“马斯克正在跟George Hotz暗中往来,双方密谋颠覆Mobileye”,这段占全文比重不到1/100的文字很快就火了起来。然后,广大读者群众就真的信了!

对Mobileye来说,特斯拉只是一个小客户,但毫无疑问是名气最大的一个,因此,特斯拉对Mobileye“心怀二志”,这显然是一件带有风向标意义的事情,于是,12月17日,Mobileye大跌7.29%!

以色列跟纽约有7个小时的时差,当Mobileye股价开始暴跌的11:30,这帮以色列人正在享受晚餐。不过,当公司股价“无缘无故”暴跌的消息在whatsapp群里发散的时候,他们也就没有心思吃饭了。

起初,他们还很纳闷,在查清缘由后,Mobileye上上下下群情激奋。Mobileye的高管直接把《彭博商业周刊》那篇报道的截图发给马斯克:“你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斯克点开截图,看着显赫的“马斯克正在跟George Hotz暗中往来,双方密谋颠覆Mobileye”两行大字,百口莫辩。

方面强烈要求马斯克对此次股价下跌事件负责,并且要他给出一个说法,好让他们对广大投资者们有一个交代。

于是,12月17日,特斯拉在官网发表了一个声明:

《彭博商业周刊》那篇文章并不能代表特斯拉和Mobileye的立场,希望广大投资者不要被误导。Mobileye的芯片仍然是全世界最好的,我们还会继续使用。文章说我们要跟George Hotz合作搞芯片,然而,对George Hotz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源研发出自动驾驶芯片,我们深表怀疑。

马斯克在推特上转发了这则声明。特斯拉跟Mobileye的关系暂时得以缓和。

3.

如今回头再看,这则声明可谓意味深长:

只说“Mobileye的芯片很好,我们会继续用”,但并没有承诺“我们不会自研”;

说“George Hotz力量单薄,我们怀疑他没有能力搞自动驾驶芯片”,似乎是在暗示,等遇到比George Hotz更有能力的伙伴了,我们就会合作?

然后,到了2016年1月,前AMD首席架构师Jim Keller加入特斯拉,担任Autopilot副总裁。在2012年重新加入AMD之前,Jim Keller曾在苹果公司呆了四年时间,并于2008年、2010年分别主导了A4和A5两款芯片的研发工作——A4和A5分别是iPhone 4和iPhone 5的核心处理器。有如此履历的Jim Keller加入特斯拉,自然很容易让外人怀疑特斯拉是否要自研芯片。

不过,也持不同意见者。他们认为,Jim Keller不仅是一个出色的技术人才,同时也是一个难得的管理才能,不能仅凭他的加入就断定特斯拉要做芯片——也许,马斯克只是看重Jim Keller的管理才能呢?

在Jim Keller加入特斯拉后,摩根斯丹利分析师Adam Jonas在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向马斯克求证他是否打算自研芯片时,马斯克表示“无可奉告”。

然而,1个月后,即2016年2月,当Jim Keller长期的亲密战友Peter Bannon离开苹果加入特斯拉来跟Jim Keller“会师”的时候,早先还只是猜测的“特斯拉要自研芯片”,就似乎是板上钉钉是事情了。

跟Jim相识已经有超过十年的时间了。2008年,随着PA半导体被苹果公司收购,这对好基友一同加入苹果,后来,也成为A5芯片项目的主要领导成员之一。这对亲密战友先后加入特斯拉,绝对不是巧合。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特斯拉又从AMD挖了David Glasco、Thaddeus Fortenberry多名芯片架构师。

特斯拉的这一系列动作,很快就引起了Mobileye的警觉。十分紧张、十分愤怒Mobileye向特斯拉发出通牒:请立即停止自主研发芯片,并在今后为我家的芯片支付更高的费用,否则,后果很严重!

特斯拉当然不是被吓大的,继续我行我素,于是,Mobileye不得不使出杀手锏——立即停止了对Auopilot的技术支持,并发表声明称:这样做是出于安全考虑。

虽然做生意要有“顾客就是上帝”的信仰,但特斯拉的订单只占Mobileye销售额的1%不到,属于“有你不多,没你不少”的小客户,对这么一个“不够资格当上帝”的小客户,当然是阻止它自研芯片的收益要大于失去它的代价。因此,Mobileye宁可承担失去特斯拉的风险,也要强迫其停止自研。

相反,对特斯拉来说,离开了Mobileye ,它的自动驾驶就搞不成了,在当时,Mobileye才是特斯拉的上帝。因此,考虑到自己羽翼尚未丰满,为了不把事情闹大,特斯拉决定暂时服软,宣布芯片项目“暂停”。

这还没完。到了2017年2月初,在跟投资者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说:“起初,我们是计划在车上同时使用Mobileye的视觉处理系统和Tesla Vision(即特斯拉自己的芯片方案),提高安全性,但Mobileye不同意这么干。于是,特斯拉被迫重新设计电路板和紫外线摄像管,而设计进度延迟又严重影响了营收。“

可见,刚开始,特斯拉还没敢明目张胆地表现出要用自研芯片取代Mobileye的意图,而是谨小慎微地表示“我的芯片跟你的芯片一起同时使用“,然而,一眼就看穿了特斯拉的狼子野心的Mobileye,岂会同意养虎为患? 所以,他们给出的答案,就类似于”本店消费,禁止自带酒水“。

当然,特斯拉在2016年上半年宣布芯片项目暂停,只是为了给Mobileye一个台阶下,私下里,他们肯定还是在继续偷偷摸摸地搞。

4.

2016年秋天,特斯拉和Mobileye因为对几个月前一起自动驾驶事故的责任相互甩锅而闹翻了,双方最终分手。从那年9月份起,特斯拉在新车上用英伟达的主板Drive PX 2取代了Mobileye的EyeQ 3。

从此以后,特斯拉无需再畏惧Mobileye的封杀了,但他们仍然不能明目张胆地搞芯片啊。英伟达的黄仁勋跟马斯克是好哥们儿,他不仅曾经一口气买了3辆特斯拉,而且还把自家市场价1.5万美金的Drive PX 2以2000美金的友情价卖给了特斯拉。对这样的好哥们儿,马斯克怎么忍心赤裸裸地伤他的心呢?

不过, 纸里包不住火。2017年9月,片代工厂商格罗方德CEO Sanjay Jha在一次论坛上不小心说露了嘴,让外界确信英伟达正在跟特斯拉正在跟AMD合作研发芯片。

对Sanjay Jha这次爆料,特斯拉方面不置可否。

有好事者问黄仁勋:特斯拉要抛弃英伟达了,那你以后还会喜欢特斯拉的车吗?黄仁勋的回答很有男子汉风度:我喜欢特斯拉,并不是因为它是我的客户,而是因为它的车开着确实带劲儿!今后,我还会继续喜欢特斯拉的。

黄仁勋是一个真正的绅士,不知马斯克听到这番话后会作何感想?

直到去年12月,马斯克才公开承认了自己正研发自动驾驶芯片,牵头人正是Jim Keller。马斯克说,英伟达的芯片虽然也很好,可功耗实在太高,并且算力还无法满足全自动驾驶的需要,为了不被拖后腿,他必须自己上。

不过,除此之外,马斯克并没有曝出其他信息。

外界普遍解读为,马斯克选择在这个时间爆料出研发芯片的事情,是为了拯救当时正跌跌不休的股价。但由于没有更详细的信息,也有人将信将疑。

5.

2018年4月,Jim Keller离开特斯拉到英特尔当副总裁去了。那阵子,吃瓜群众纷纷以为,特斯拉的芯片项目“要黄了”——笔者也持这种论调。

直到4个月之后,我们才知道,在Jim Keller之后,他的亲密战友Peter Bannon接了Jim Keller的班,将革命进行到底——在8月1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高调宣布,特斯拉自研的自动驾驶芯片已经基本完成,现在正在测试阶段;芯片项目的负责人Peter Bannon也在这次会议上亮相,解答了一些投资者关心的问题。

这款“地表最强芯片”将应用在名为Hardware 3的计算平台上。Hardware 2的综合性能将比特斯拉目前在用的Drive PX 2高出一个数量级,每秒可处理2000祯的图像,被马斯克称为“世界上最先进的自动驾驶计算单元”。

从明年起,Hardware 3将投入使用,并且,老客户也将享受“主板免费升级”的服务——将Drive PX 2免费更换为Hardware 3。

主板的更换十分简单,只需将原来的主板拔下来,新主板插上去就行。并且,Hardware 3跟老用户手上车里的电路什么的都是兼容的,无需做任何修改就可以直接安装。

不过,马斯克所说的“硬件免费升级”,是否惠及所有老车主?他没有说清楚,不过,从外媒的报道看,“硬件免费升级”可能仅针对搭载了Autopilot 2.0的车辆。

因为,Autopilot 2.0推出时曾强调硬件配置已经达到了全自动驾驶所需水平,后面只需升级软件就可以了;后来发现硬件配置(主要是芯片)还是无法满足全自动驾驶的需要,现在既然有芯片出来了,那自然得补偿这一批客户啊。

无论如何,听到这一好消息,那些“连做梦都不敢想”的特斯拉老车主估计要敲锣打鼓庆祝一下了。

假如一个老客户在2017年初买了搭载Drive PX 2的Model X,另一位新客户买了2019年产的搭载了Hardware 3的Model 3,前者的价格是后者的数倍,但自动驾驶的配置却比后者“烂”许多。这让老客户心里如何平衡?

这就是“买得越早,越早落伍”“早买早吃亏”的悖论。

如果特斯拉自研的芯片及计算平台Hardware 3,只是在明年投产的新车上开始应用,不惠及已经出货的产品,那么,由于计算平台的能力相差数十倍,到明年,岂不是连2018年下半年产的车都成了“落后产品”?

在智能汽车时代,技术和产品的更新换代速度快,但如果更新换代不能让已经出货的产品也跟着“鸡犬升天”,那就会出现“受伤的永远是老用户”这样的悖论。

特斯拉推出的让已出货产品也跟着升级的“新政”,就不仅不会伤害老用户,反而让他们有“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早买早占便宜”的感觉。因为,硬件升级是免费的!

6.

对智能产品,通过OTA的方式来实现软件升级并不罕见,但硬件免费升级,特斯拉开了先河。

早在今年3月中旬,特斯拉就被曝出正在酝酿对旗下车型的中控大屏处理器MCU进行升级(Model S 和 Model X因为投产更早,所使用的中控大屏处理器要比Model 3上落后许多,因此需要升级)。这是特斯拉第一次实施硬件升级。

短期来看,硬件免费升级,会增加特斯拉的服务成本,但长期看,这样会延迟产品的生命周期,给用户超出预期的体验,这样的车,哪怕多收点钱,用户也愿意买啊。

假如特斯拉的“硬件免费升级”政策不局限于搭载Autopilot 2.0的车辆,而是惠及所有老产品、并且这一政策“长期有效”,那简直就是把其他的汽车制造商往火上烤啊。

大多数汽车制造的自动驾驶芯片都由英伟达、英特尔和Mobileye提供,总不能供应商的芯片每升级一次,他们就给用户免费升级吧?那样的话,肯定是车卖得越多,就亏得越多!如果不升级的话,就等着被用户抛弃吧。

而对英伟达和Mobileye来说,卖芯片就是他们的主营业务,他们更加不可能给用户提供“免费升级”的服务了。或许,芯片供应商会和汽车制造商建立一种更加深度的合作关系,来抵抗特斯拉“硬件免费升级”模式的颠覆?

8月1日,特斯拉芯片进展的消息传出后,英伟达的股价盘后小幅下挫(约1.4%)

在这次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公开承认,过去两三年的芯片工作都是”semi-stealth mode”(偷偷摸摸地搞),如今终于可以“let the cat come out of bag”了。看来,为了这一天,他已经憋了好久了。

特斯拉已经把汽车制造商、芯片制造商都得罪了。马斯克的“let the cat come out of bag”,几乎是在向所有人宣战。

但宣战,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后面的故事将更精彩。

上一篇: 下一篇: